女教師生腦癱兒后,丈夫狠心拋下「母子二人」19年后兒子考入頂級大學「又進哈佛深造」:母愛再次創造奇跡

前言

「你看你還年輕,去生一個健康寶寶,拔掉氧氣管,幾分鐘就解決了。」

1988年7月18日, 某醫院, 新生嬰兒丁丁腦出x被確診腦癱。

因為病情危急,醫院下達5次病危通知書,并建議家屬放棄治療,

然而孩子的母親卻態度堅決,

始終沒有放棄治療自己的腦癱兒子,并投入全部精力將他撫養長大。

19年后,丁丁沒有辜負母親的期望,以660分的好成績考入北京大學;

北大畢業后,他遠赴美國哈佛大學深造,并順利通過美國司法考試。

完成學業之后,丁丁選擇回到中國發展事業。

從腦癱患兒到進入頂尖學府求學,這位偉大的母親究竟付出了怎樣艱辛的努力?

是怎樣的母愛,才能喚醒一個幾乎被放棄的腦癱兒子沉睡的智慧?

今天給大家講述鄒翃燕母子的感人故事。

圖 丁丁母子

母親的抉擇

1987年,鄒翃燕25歲,是武漢幼兒師范學校的一名教師。

當時計劃生育政策規定,一對夫妻只能生一個孩子。

從小體弱多病的鄒翃燕, 得知自己懷孕后欣喜若狂,

此后她格外重視身體,健康飲食、規律作息,生怕腹中胎兒有什麼閃失。

1988年7月18日, 鄒翃燕懷著期待而又恐懼的心情,被推進產房。

為加快產程,醫生選擇人工破膜,放掉羊水之后,便退出產房。

當時正是醫務人員交班時間,整整2個小時,鄒翃燕在產房無人問津。

圖 講臺上的鄒翃燕

姍姍來遲的接班醫生發現待產的 鄒翃燕后,立即對其展開了搶救。

遺憾的是,胎兒已因窒息顱內出x,連哭聲都沒有發出,命懸一線,

「這個孩子要麼癡呆,要麼殘障。」

由于孩子太小,無法判斷顱內出x的部位。

但醫生確定了孩子腦癱的事實,并連續發出5個病危通知書。

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 醫生建議鄒翃燕 放棄孩子。

圖 勸告產婦

丈夫當時也贊成醫生的建議,但虛弱的鄒翃燕堅定地表示:

「我沒有別的想法,我得讓他活著。」

她強撐著身體,恍恍惚惚地走到特危病房外,嚎啕大哭。

看著滿臉紫青、雙眼緊閉的孩子, 鄒翃燕內心無比悲傷,

她多麼想自己去承擔孩子的痛苦,心里想要拯救自己的骨肉的意愿無比強烈。

圖 新生兒

她甚至想好了,如果孩子智力存在問題,她便付出一輩子撫養;

如果孩子智力正常,她便想盡一切辦法,培養孩子一技之長。

鄒翃燕的丈夫趕緊過來勸慰: 「放棄吧,我們再生一個。」

「我做不到放棄,這是一個母親的本能。」

鄒翃燕已經做好了決定 ,任何后果都由自己承擔。

不幸中的萬幸

孩子出生5天后,發出第一聲啼哭,順利走過鬼門關;

圖 嬰兒啼哭

10多天后, 鄒翃燕帶著復雜的心情,將孩子帶回家中,并且取名「丁丁」。

「丁丁」取自《詩經》中的「伐木丁丁」,意為伐木的聲音。

雖然孩子來到世界時悄無聲息,但 鄒翃燕希望,他以后能有聲響、有作為。

圖 母子合影

據鄒翃燕了解,腦癱患者有三種情況:

一種是神經受損,導致運動不協調;

一種是智力受損,導致癡呆;

而第三種,則是二者兼備。

彼時,鄒翃燕最大的心愿,便是孩子智力正常。

為了弄清楚孩子的智力情況,

鄒翃燕遵照醫囑,在房中掛滿各色氣球,將顏色一一告訴孩子。

圖 各色氣球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隨口向尚在襁褓中的兒子問道: 「紅色的氣球在哪里呀?」

彼時的丁丁才6個月大,脖子甚至都支撐不起腦袋轉動,

然而小丁丁卻趴在母親的肩膀上,眼睛不停地尋找著,

當發現紅色氣球時,他久久注視著。

一開始,鄒翃燕以為只是偶然,但反復幾次,結果都相同。

圖 丁丁兒時

「一個6個月大的孩子,能聽懂指令,并且還能辨別顏色,絕對不會是傻瓜。」

這一發現讓鄒翃燕激動不已,如果孩子智力正常,或許將來還能獨立謀生。

她隨即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測智力。

醫生的話印證了鄒翃燕的判斷,孩子的智力沒有問題。

圖 智力門診

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雖然丁丁智力正常,但運動神經的損傷卻顯而易見。

正常的孩子7個月能坐,8個月能爬,但這個階段的丁丁,卻什麼也不會;

甚至2歲時,手仍是沒有力氣,抓不住任何東西。

圖 坐著堆積木

這一切被鄒翃燕看在眼里, 她找來許多廢紙,讓孩子將其撕碎。

最開始,丁丁根本無法將廢紙拿起,

經過不懈的練習,他不僅可以將廢紙拿起來,還可以將廢紙撕碎。

圖 早教

撕成2份、4份、6份……孩子緩慢的進步, 給鄒翃燕帶來更多的希望。

「在我看來,他就是比別人慢一點。」

經過1年的訓練,丁丁手部有了力量,

但因為協調能力不足,很多動作都無法進行。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鄒翃燕開始讓孩子慢慢練習使用筷子,

可是經過反復多次的練習,丁丁還是無法掌握這項技能,

每當這時,年幼的丁丁就會急躁,將筷子摔在地上,痛哭流涕。

圖 小孩用筷子

「要不別學了吧,就拿勺子吧。」丁丁的外婆看到后,心疼不已。

鄒翃燕深知,作為孩子,使用勺子很正常,但是他會長大,

圖 深遠的考慮

將來一桌子人吃飯,大家全部使用筷子,不能只有丁丁使用勺子。

「我覺得那是一件很自卑的事,如果可以通過努力縮短差距,為什麼不去做呢?」

每當丁丁想要放棄時,鄒翃燕便會強行介入,所以孩子總是邊哭邊繼續練習。

圖 孩子哭鬧

正常孩子能輕松掌握的技能,丁丁卻要付出10倍、100倍的努力,

可能做到了,還與他人相差甚遠。

和丁丁一樣難熬的鄒翃燕,那段時間既心疼又焦慮,

「我這樣做有意義嗎?是不是太殘忍了?」

幸運的是,經過日復一日的訓練,1年后,丁丁終于學會使用筷子。

母親的堅持

醫學上認為,3到6歲是修復損傷運動神經的黃金期,需要持之以恒參加康復訓練。

圖 康復訓練

于是, 從3歲開始,鄒翃燕便堅持帶著孩子去醫院做康復訓練。

鄒翃燕白天工作,只有晚上才有時間,

當時武漢夜晚的街道,沒有燈光,而且崎嶇不平。

鄒翃燕騎著腳踏車,將丁丁放在后座,母子倆經常摔倒。

醫生看到他們滿身泥濘,不免擔心地說:

「你的孩子可千萬不能再摔 了,不然一切就前功盡棄了」

為此,鄒翃燕無論冬夏,總是用厚厚的帽子,將孩子的頭包裹起來。

圖 頭戴厚帽子

一年365天,兩天一次康復訓練,母子倆從未缺席。

下雨時,水滴從雨衣的縫隙鉆入,將母子倆浸濕;

下雪時,鄒翃燕雙手凍得通紅,在雪地中推著腳踏車,艱難行走。

圖 雪夜

醫生看到后,再次勸說, 「下這麼大雪就別來了。」

「不論天氣如何,即便下刀子,只要你們開門,我就會來。」

鄒翃燕知道,如果錯過孩子的黃金治療時期,將來她會悔恨終身。

然而,比起路途的艱難,更讓母子倆難以忍受的,是康復訓練的艱辛。

康復訓練的最后一步,叫做卷皮,會將背上的皮揪起來,再一點點放回去。

圖 卷皮

「就得力氣大,很痛才能起作用。」

3歲的丁丁難忍疼痛,經常哭著央求母親:

「我今天不舒服能不去嗎?今天下雨能不去嗎?你看你身體也不好,可以不去嗎……」

一旁的鄒翃燕心如刀絞,熱淚直流,但仍選擇狠心堅持。

她明白,只有現在多受一點苦,兒子以后才能走得順利一些。

圖 心疼的母親

為母則剛

上世紀90年代,腦癱患者的康復訓練,一次便要花費20元。

這對于月工資500元的鄒翃燕來說,實在是捉襟見肘。

為節省一定的治療費用,她便將自己培養成按摩師。

圖 按摩

雖然決定留下丁丁是鄒翃燕個人決定,丈夫并未同意,

但她仍然抱有一絲希望,希望丈夫參與孩子的康復訓練中。

「那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

然而,鄒翃燕不僅沒有得到丈夫的幫助,反而在丁丁10歲那年,丈夫還提出失婚。

一個人照顧丁丁非常累,鄒翃燕希望,給孩子一個圓滿的家庭。

不過丈夫執意失婚,鄒翃燕最終同意,成為一個單親母親。

如此境遇下, 鄒翃燕沒有沉浸在悲傷中,

而是跑遍全省,給企事業單位做培訓、賣保險,只為提供孩子更好的生活和治療。

圖 單親母親工作

「人常言,父愛如山,但孩子沒有父親,我便是那座山,孩子看到我就踏實了。」

上大學時,因為嬌弱,鄒翃燕被人戲稱為「林黛玉」,

她也沒想到,成為母親后,自己竟變得如此剛強。

吃虧是福

在母子倆的共同努力下, 丁丁4歲時,已經可以穩定地行走;

圖 穩定地行走

5歲半時,學會跳躍;

7歲時,入讀中華路小學。

雖然入學成功,但鄒翃燕卻隱隱擔心,

一個有運動障礙的孩子,能否融入群體生活呢?

不久,她發現孩子腿上有一塊淤青,便詢問原因。

圖 腿上淤青

原來,是丁丁不小心將班長的書弄到地上,被班長踢傷。

鄒翃燕聽聞,一陣苦楚涌上心來。

如果不能正確處理此事,孩子以后可能還會遭受同樣的對待。

午休期間,鄒翃燕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讓丁丁給班長道歉,

然后心平氣和地說: 「丁丁也不是故意的,你作為班長,應該友愛同學,而不是不問原因,便踢一腳。」

圖 學生午休

在鄒翃燕的調節下,丁丁與班長握手言和,而其他同學,也開始關懷丁丁。

丁丁順利小學畢業,升入楚才實驗中學,首先面臨的便是入學軍訓。

按照丁丁的身體狀況,可以憑借醫院的證明,不參加軍訓,

但鄒翃燕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鍛煉機會。

圖 他人的眼光

孩子總要長大,已經上國中了, 如果總在母親的庇護下成長,以后又如何走入社會呢?

「與其總是面對他人的不理解,不如正視自己的特別。」

軍訓時,丁丁因為肢體協調性差,滑稽的動作引起同學們的模仿。

圖 入學軍訓

教官懲罰其他同學,對丁丁予以安慰,遭到同學們的質疑,

「他做的比我們還差,為什麼不罰他?」

教官脫口而出: 「他是腦癱。」

從此,同學們編順口溜,取笑丁丁。

鄒翃燕得知后,告訴孩子兩點要求:

絕不挑事; 在發生矛盾時,不計較、盡量回避。

圖 同學嘲笑

「男子漢大丈夫,心寬一點又怎樣呢?」

在鄒翃燕的世界觀里, 吃虧是福,但一定要有底線。

人往高處走

最開始,鄒翃燕只想讓孩子將來生活能夠自理,

但在成長之中,鄒翃燕發現孩子的過人之處。

丁丁在學習中,能夠保持高度的專注,小學一年級便能拿到98分,全班第一名。

當時,丁丁拿著自己的成績單,興沖沖地跑回家,向母親驕傲地訴說。

鄒翃燕沒有贊揚孩子 ,只是詢問他,丟失2分的原因。

「在學習過程中,我從不關注名次,只關注他是否盡力了。」

圖 母子合照

因為丁丁手指靈活性差、寫字慢,上小學時,鄒翃燕為孩子申請考試延遲。

丁丁不甘人后,努力練習,延遲的時間逐漸縮短,小學四年級時,延遲取消。

在輔導學業上,鄒翃燕也有獨特的做法。

小學開學,她便送給丁丁一本《新華字典》, 鼓勵他通過書本答疑解惑,獨立學習。

圖 查字典

三年級時,老師要求家長出題給孩子做,并且檢查、打分,

鄒翃燕讓孩子自己出題、自己做,她從不檢查,直接打上100分。

一天放學回家,丁丁悶悶不樂地抱怨:

「媽媽,今天老師批評你不負責任,我有兩道題做錯了,你還打100分。」

鄒翃燕不緊不慢地回答: 「我以后每天都會給你打100分。」

圖 獨特的教育方式

鄒翃燕要求孩子,雖然速度可能比別人慢,

但一定要保證正確率,尤其是自己出的題目,更沒有出錯的理由。

在母親諄諄教導下,丁丁養成謙卑好學的性格。

幾年后,丁丁以優異的成績,升入武昌實驗高中,鄒翃燕對他提出更高的要求:

圖 武昌實驗高中

「讓我當一當北大的家長,哈佛的家長。」

丁丁泯然一笑,打趣母親異想天開。

鄒翃燕神情嚴肅起來,說到:

「想一想有什麼關系呢?你連想都不敢想,怎麼會有前進的動力?」

鄒翃燕將孩子帶到東湖旁的樓盤,分別來到5樓、10樓、20樓,讓他眺望景色。

圖 眺望東湖

在5樓時,丁丁沒有看到東湖;10樓時,看到東湖的一部分;20樓時,看到一片汪洋。

鄒翃燕語重心長地告訴孩子,在不同的位置,所見的景象截然不同。

「只有你走得高,視野才寬闊、胸懷才寬廣、格局才大。」

丁丁深以為然,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2007年大學聯考,丁丁考了660分的好成績,順利被北京大學錄取,就讀環境科學專業。

圖 錄取通知書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大學期間,丁丁保持著早睡早起的作息,與舍友格格不入。

舍友影響他入眠,而他也打攪舍友清晨的美夢。

孩子遭到室友的排擠,鄒翃燕得知后,

從武漢趕到北京,將床腿、桌腿固定,防止其發出聲響。

圖 大學宿舍

并告誡孩子: 「只有你有過人之處,就沒人敢小瞧你。」

從此,丁丁很少待在宿舍,專注于學業。

此外,大學期間,丁丁還克服對運動的恐懼,完成長跑、游泳等一系列體育考核。

圖 游泳課

本科畢業后,丁丁轉入北京大學法學院,完成碩士學習,

之后,進入一家知名網絡公司法律部門工作。

工作一年,丁丁深感自身的不足,渴望繼續深造,將目光瞄準哈佛大學。

2017年,他獲得哈佛大學法律碩士專業學位,并通過美國司法考試,

完成這一系列深造之后,丁丁回到北京尋找工作。

圖 畢業照

雖然彼時丁丁學業成果斐然,

但語言表達方面仍舊不夠流暢,嚴重影響他進入職場的第一印象。

不少面試官質疑,他是否是北大、哈佛學子。

對此,丁丁從不解釋自己的病情。

他認為,作為一個職場人,不能博取同情,而是要創造效益。

「別人包容是態度,不包容不是錯誤。」

圖 職場的角度

求職路上坎坷不斷,但經過不懈努力,丁丁最終進入一家大公司,從事法律顧問工作。

而母親鄒翃燕,雖然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付出很多精力,但工作卻從未懈怠,

鄒翃燕幾乎是以一己之力將自己的孩子從s亡線上拉回來,

然后幾十年如一日地將患有腦癱的兒子培養成了正常人都難以達到的程度,

這無疑是偉大而又值得被眾人學習的,

我認為她的成功,除了本能的母愛以外,

還有認知上的絕對清醒,她相信自己絕對能讓兒子成才,

她也是這樣一如既往地堅持著,最終她完成了這樣一個壯舉,

祝他們母子幸福安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