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備孕10年沒懷上孩子,腹痛去醫院看病,醫生:你快生了

一輛救護車呼嘯而來,停在了保健院的急診大樓門前。

車門打開,一位臉色蒼白、滿頭大汗、痛苦[呻·吟]著的女子被抬進醫院。

「懷孕幾個月了?」值班醫生摸著她的肚子問道。

「我沒懷孕,10年也沒懷上!」女子為自己辯解,語氣里還夾雜著委屈。

女子的母親也作證說,自己的女兒患有卵巢多囊綜合征多年,無法懷孕。

醫生感到驚奇,馬上安排病人進B超室。

從B超顯示屏上,能清楚地看到,一個足月的胎兒在她肚子里。

當晚21點44分,該女子誕下一個重達3180克的男嬰。

一、10年求子路漫漫

2009年初,23歲的小梅跟相戀多年的國中同學大力結為了夫妻。

大力是家里的長子,家里還有一個比他小8歲的弟弟,他的父母早就羨慕別人家有孫子。

小梅進門后,婆婆就經常把帶孫子的事情掛在嘴邊,各種花式催促輪番上陣。

因為沒有女兒,婆婆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把小梅當作親閨女對待。

小梅身高1米65,51kg, 婆婆心疼她太瘦,想盡各種辦法為她做些好吃的。

甚至還為此特意打電話給小梅媽媽,問小梅喜歡吃些什麼。

小梅把婆婆的辛苦都看在眼里,每頓飯都努力讓自己多吃一些下去,為孕育一個健康寶寶做全面準備。

就這樣過去了一年時間,卻仍沒見小梅的肚子有任何動靜。

「多吃就當是養身體。」婆婆是一個明事理的人,她不希望小梅在心理上有任何壓力,總是這樣說話安慰小梅。

小梅也善解人意,除了補身體,也看了不少有關孕產婦知識的書籍,隨時準備迎接小生命。

早上,小梅起床刷牙,準備吃完早飯去上班,突然一陣干嘔,婆婆聽著趕緊從廚房跑了出來,跟大力四目相對。

大力向單位請了假,當天就帶著小梅去醫院的婦產科,做了各種檢查,就等報告出來。

在等結果的過程中,二人坐在候診區的椅子上,顯得緊張又興奮。

他們開始給孩子取名字,還有一個美麗的約定: 不管生男孩還是女孩,小名都要叫「盼盼」。

眼看取報告的時間快到了,大力小心翼翼地把小梅從椅子上扶起來。

看小梅雙手托著小腹,肚子前挺,看上去就是孕婦的樣子,大力體貼地一手攙扶著她,一手幫她拎著包。

從機器里接連打印出來5張報告紙,二人從頭看到尾,一字不漏,可也沒發現與「懷孕」有關的字樣。

這讓一家人感覺莫名其妙,第二天一早,他們又換了一家醫院檢查,醫生給出的結論竟是慢性咽炎。

真是空歡喜一場!

為了不再鬧這樣的笑話,小梅特意囤積了幾盒驗孕棒,如果感覺身體有任何異常,她就要拿出來測一下。

在備孕的道路上,小梅一直信心滿滿,從不懈怠。

為了生出健康的寶寶,她決定豁出去了,不怕長胖。

漸漸地,身體變圓了,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變緊了。

日子在期盼中一天天地遠去。

2013年10月,小梅正準備迎接自己27歲的生日。

遲遲不肯到來的月經,又給她帶來了莫名的驚喜。

從小到大,小梅的生理期都非常準時,每個月的2號左右都會準時報到,差異都在三天以內。

可那一次,她的月經還沒來。

而且,整個人懶洋洋地不想動,大白天還昏昏欲睡,跟書上看到的懷孕癥狀一模一樣。

雖然各種癥狀讓人感覺很不舒服,但小梅不由得一陣竊喜。

外出旅游9號到家,她迫不及待地拿出囤積已久的驗孕棒,可等來等去,也沒發現兩杠紅線的痕跡。

她又拿出了一盒,換了一根,還是沒發現任何痕跡。

小梅覺得可能是驗孕棒出了問題,準備去醫院做檢查。

大力向工作單位請了假,陪著她一起前往。

在醫生的安排下,又是抽血又是做B超。

這次的診斷報告,醫生給出結論:內分泌失調。

「怎麼還是沒有寶寶?」小梅喃喃自語道。

大力看上去冷靜多了,但他臉上飄過的一絲失望沒能躲過小梅的眼睛。

2014年,去參加同學聚會,聽說之前的一個同學做試管嬰兒剛生了孩子,小梅很感興趣。

那一年,她已經到了28歲的年齡,如果再不懷孕,就會錯過最佳的生育年齡,而高齡產婦也會面臨各種風險。

小梅跟那位同學取得了聯系,一方面是表示聯絡同學感情,更重要的是想向過來人取經。

很快,小梅就催著大力一起去醫院做全面的身體檢查,對雙方的健康進行了評估。

一切準備就緒,在性激素穩定的情況下,再次去醫院做麻醉手術進行取卵,培養成胚胎,在合適的時間進行移植,讓胚胎在體內著床。

為了提高成功率,小梅每天會聽一些節奏輕快的音樂,努力讓自己放松、樂觀。

手術后擔心胚胎不穩定,她乖乖地臥床休息,家里什麼事都輪不到她做,就怕影響胚胎的發育。

小梅密切地關注著自己的身體,10天內沒感覺腹部有任何不適。

再去醫院檢查時,醫生表示很遺憾,沒有取得成功。

小梅和大力沒有放棄,他們繼續為下一次做準備。

第二年3月,他們換了一家權威醫院,又做了一次,遺憾的是依然失敗。

為了強壯身體,大力帶著小梅每天堅持鍛煉,早睡早起,均衡飲食,他們計劃在2018年再去進行第三次試管嬰兒。

可還沒去醫院,小梅發現自己開始痛經,經常感覺下腹墜脹,夜間尿頻。

檢查下來,結果如雷轟頂,小梅患上了多囊卵巢綜合癥。

醫生給小梅開了些藥物,叮囑她定期去復查。

但這對她來說無異于是做了「不孕不育」的宣判。

二、有孕在身渾不知

之后,小梅每天的生活都要跟藥物相伴。

為了讓小梅安心養病,大力建議她把做會計的工作辭掉,畢竟算賬的事情會給人帶來一些的心理壓力。

小梅一直想開一家網店賣服裝。

辭掉工作后,她就足不出戶,在家里干了起來,只是偶爾出門拿貨。

大力的工資水漲船高,他一個人的收入足以養家,銀行卡全部交到小梅手里。

在經濟上,小梅沒有任何壓力。

辭職后,更是每天睡到自然醒,沒有上下班通勤,生活失去了之前的規律,飲食上開始隨意,體重突然呈斜線式增長。

有一次,小梅跟大力一起乘捷運出去找貨源,剛走進車廂,對面一個年輕小伙子趕忙站起來給她讓座。

小梅覺得一陣莫名其妙,為什麼會有人給自己讓座?

站在一旁的大力也一臉驚愕,正在他倆不知所措的時候,旁邊的中年婦女一邊盯著小梅的肚子,一邊勸她說: 「你就坐下吧,都這麼大了,站著多吃力!」

小梅總算明白,自己被誤認為是孕婦,但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盛情難卻,為緩解尷尬,大力禮貌地向對方表示了感謝,同時示意小梅坐下。

坐在椅子上的小梅渾身不自在, 總算到了下一站,她拉著大力逃也似的出了車廂。

當天吃完飯時,小梅提出想控制飲食,還把捷運上的事情講給婆婆聽。

婆婆覺得這事挺有意思,但她不贊成小梅少吃。

在她看來,多得多長得胖,身材才能產生抵抗力。

每天絞盡腦汁地做飯,就是想讓小梅多吃一些,婆婆把這當成了自己的責任。

小梅很善解人意,為了不讓婆婆失望,她每頓吃飯很給面子,埋頭大吃,不敢挑剔,以致于胃被撐得越來越大,飯量也跟著增大。

時間過得真快,大力的弟弟小力也迎來了婚期,親戚們聚在一起,看著小梅逐漸圓潤起來的身體達到75kg,卻懷不上孩子,湊在一起議論。

年長的親戚就說,建議小梅先去領養一個孩子,以后會不會懷上孩子,全靠緣分。

小梅聽著這些,內心有些涼透的感覺。

看來,這輩子真的沒法自己生孩子,但要說領養別人的孩子,她還沒做好思想準備,可能再過一些年會考慮。

2019年2月春節過后,小梅的生活面臨了巨大的變化。

一方面,大力被公司派到國外工作,時間為一年。

另一方面,婆婆要去小兒子家照顧懷孕的二兒媳。

小梅過起了獨居的生活,吃飯就成了她的難題,快餐成了她的主食,家里堆起了很多零食。

5月,氣溫回升,小梅時而感覺一陣頭暈。

說起來也怪,幾個月沒有好好吃飯,身體還在長胖,之前的衣服都穿不上了,她干脆把大力的衣服翻出來套在身上。

擔心她一個人照顧不好自己,小梅的父母很快搬來,跟女兒住在了一起。

雖然在同一個屋檐下,但小梅只有每頓吃飯時才走出房間跟父母見面,其他時間都是坐在電腦前。

母親發現她精神狀態不太好,夜里經常起來上廁所,臉上的斑點還越來越多,想帶女兒去醫院檢查一下。

可只要提到去醫院,小梅就如受到了傷害。

結婚以來,她也記不清去了醫院多少次,但每一次的結果都令她傷心。

為了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把時間和精力都花在自己的網店上,每天看起來特別忙。

父母也拗不過她,不忍心跟她提懷孕的事情。

11月5號那天,小梅吃過早飯后,感覺有些腹痛,她沒太在意,想著忍一忍就過去了。

母親喊她吃午飯的時候,才發現小梅躺在沙發上臉色蒼白,額頭上都是冷汗,下體還流出液體。

小梅說自己的卵巢囊腫可能破裂,父母手忙腳亂地打電話叫來了救護車。

B超做下來,醫生告訴小梅快要生了,但胎兒臀位,宮內羊水又偏少,她還有些低熱。

聽醫生這麼說,小梅和她的父母都一愣,感到意外,看著B超圖像里的孩子,又陷入了緊張和恐懼中。

三、驚魂時刻遇良醫

宮縮一陣陣地劇烈進行,聽著小梅撕心裂肺地[呻·吟]聲,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梅宮內的羊水越來越少,也存在很大的危險。

接診小梅的趙建珍醫生,雖然在婦產科工作了25年,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但也一時陷入兩難境地。

關鍵時刻,她冷靜理智,多方面分析了小梅的情況,并做出了全面的評估。

看小梅的骨盆條件完全正常,趙建珍醫生征得家屬的同意后,決定讓她嘗試順產。

同時,婦產科手術室,新生兒相關科室全部待命,隨時做好順產轉剖的準備。

下午17點,小梅被推進產房,醫生和助產師都陪在她的身邊,全程嚴密觀察,進行胎心監測,所有的人都替小梅捏著一把汗。

在助產師細心的引導下,小梅也漸漸放松了下來,穩定了情緒,跟著喊出來的節奏一呼一吸,高度配合醫生。

21點44分,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從產房傳出來,打破了產房內外的緊張氣氛。

母子平安,大家奔走相告這個重大喜訊。

接到電話的大力,恨不得下一秒就飛到小梅的身邊。

什麼都沒準備,就生了一個孩子,小梅看著襁褓里的嬰兒,就如做夢一般,覺得這種幸福來得太突然。

真是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孩子在肚子里有胎動嗎?」所有來采訪她的記者,都好奇地問了這個同樣的問題。

「動的,我一直以為是腸子在動呢!」才從鬼門關走了一趟的小梅驚魂未定,回答這個問題卻樂此不疲,還捂著嘴偷笑起來,笑容里藏著的全都是幸福。

記者一陣唏噓,都說小梅算得上是一個奇女子。

大力請了假從國外趕來回來,他是又驚喜又懊惱,驚喜的是妻子平安產子,懊惱的是沒能在妻子度過難關的時候陪伴她。

照顧小梅坐完月子后,大力又得出國繼續工作了。

2020年2月,大力終于被派回國,一家人其樂融融過春節,孩子也很健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