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員工年會抽中頭獎130萬奔馳車,卻被迫簽下「自愿放棄承諾書」,老板:你一個前臺沒資格領

「本次年會的一等獎獲得者是——韓青青!」

2013年12月底,一家房地產中介公司的前臺韓青青,在參加開發商舉辦的年會時幸運地抽中了最高獎項—— 價值130多萬的賓士一輛

韓青青激動壞了,心里充滿了對公司的感激。她發誓明年要更努力地工作,報答公司給自己帶來的這份幸運大獎。

年會結束后沒多久,韓青青便迫不及待地來到了4S店領取屬于自己的奔馳大獎。然而奇怪地是,4S店竟然拒絕了她的提車要求。

對方說: 你們老板交代了,你中的大獎是屬于公司的,你沒資格領走。

韓青青懵了,明明是自己中的獎,怎麼就變成公司的了?

她不解地找到了老板,想要問清楚是怎麼回事兒,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誰知道,老板竟然蠻橫地說: 你一個前臺有什麼資格領這麼大的獎,這個獎本來就是屬于公司的。

更令人憤怒的是,為了將奔馳大獎據為己有,老板還逼著韓青青簽下了自動放棄的承諾書,威脅她說要是不簽就把她扔到河里去,讓她成為一具無頭尸** 體!

太猖狂了!

韓青青中的大獎真的應該歸公司所有嗎?頭等大獎奔馳車最后又花落誰家了呢?

房產中介女前臺,年會上喜中奔馳大獎

韓青青入職了一家名叫滿好房地產的房產中介公司做前臺。這家公司不大,人員結構也比較簡單,除了韓青青這個前臺,其他大部分都是干銷售的業務員。

這些業務員跟韓青青這個工作清閑的前臺不一樣,他們平常不是在忙著開發客戶,就是頂著大太陽帶客戶去看房選房,忙得很。

不過,辛苦有辛苦的回報。這些業務員只要賣出一套房,那比韓青青一年的收入都高。

看到同事拿著高額的提成,韓青青非常羨慕。為了多掙點兒錢, 韓青青在經過老板的同意后,也開始在不耽誤本職工作的情況下自己去找客戶賣房子。

韓青青

與滿好房地產中介公司合作的有好幾家房地產開發商,這些開發商為了鼓勵中介公司和業務員多賣自己的樓盤,給出了各種各樣的獎勵措施。

其中就有一個名叫置天房地產的開發商,承諾說: 只要業務員帶著客戶去看一次自己樓盤的房子,不管成交沒成交,都會獎勵一張抽獎券。

而這張抽獎券,就是年底舉辦的公司年會上抽取大獎的憑證。要知道,置天房地產開發商那可是個財大氣粗的大公司,每年年會上的獎項都很厲害,最高獎項甚至高達上百上千萬。

因此,這張抽獎券對于業務員來說有著不小的吸引力。到年底的時候,韓青青公司的業務員們手里或多或少的都攢下了好幾張, 就連韓青青這個「兼職」業務員,手里也攢下了4張抽獎券。

2013年12月底,置天房地產開發商舉辦的年會到來了。

這一次的年會,置天房地產公司依舊延續了自己財大氣粗的慣例,不僅舉辦地點豪華、餐飲小吃精美,準備的獎項更是豐厚。

三等獎:當紅明星演唱會門票一張,共計1888張。

二等獎:電瓶車一部,共計88部。

一等獎:價值130多萬的奔馳車一輛,共計1輛。

這些獎項,別說是一等獎的賓士了,就連三等獎都非常誘人。很多人一看到這些獎品,當即就激動地說一定要參加這次年會。

不過也有很多業務員認為,獎品雖然誘人,但是參加這次年會的少說也有幾千人,中獎的幾率并不高。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努力再賣出去一套房子呢,那可比幾率渺茫的奔馳大獎實在的多了。

滿紅房地產中介公司的業務員們,大多數也都是這個想法。他們都想趁著年底這段時間沖沖業績,并不打算浪費時間去參加上海置天房地產開發商舉辦的這次年會。

同事們都沒空,不準備參加。但是韓青青這個前臺有空啊,雖然知道中獎的機率小,但是萬一呢?就算只中個三等獎也是好的呀。

最終,滿紅房地產公司只有韓青青一個人決定參加這次年會。

韓青青

韓青青性格開朗為人熱心,平常同事們有什麼事兒要幫忙時,她都沖在最前頭。因此,在得知韓青青要去參加年會后,同事們便把自己手里的抽獎券全部都送給了她。

畢竟這些抽獎券留在自己手里也沒什麼用,年會過后也會作廢,還不如送給韓青青做個順水人情呢。

最后,零零總總算下來,加上自己的4張,韓青青竟然有了 總共24張的抽獎券。

這可讓韓青青驚喜壞了,她笑著跟同事開玩笑說: 「你們確定都給我了?咱可提前說好了啊,到時候真中了那輛賓士,可是我一個人的啊。」

同事們也都笑了,中一等獎的賓士馳,幾千分之一的機率,韓青青是真敢想啊。他們都不以為然地笑著說: 「是你的都是你的,就算中了賓士也都是你一個人的,沒人跟你搶。」

于是就這樣,韓青青拿著厚厚一沓24張的抽獎券,來到了置天房地產開發商舉辦的年會上。

按照主辦方的要求,韓青青將24張抽獎券上全部寫上自己的名字交了上去。

一頓演講表演吃吃喝喝后,很快就來到了年會的重磅環節抽獎活動。

首先開出的是1888個三等獎,很可惜,韓青青一個沒中。

三等獎過后,是二等獎電瓶車。這一次,韓青青非常幸運地被喊到了名字。

韓青青激動壞了,大呼這次年會沒白來,太開心了!

然而更令她驚喜的還在后頭,在年會的重頭大戲一等獎抽取環節,主持人竟然再次喊出了她的名字!

「本次年會的一等獎獲得者是——韓青青!」

一等獎!價值130萬的奔馳!驚喜來得太快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當主持人話音落下,所有人都用艷羨的目光看著自己時,韓青青只覺得自己跟做夢一樣,她激動地臉都紅了,心臟跳得特別快。直到晚會結束,韓青青還跟踩在云朵上飄一樣,沒從中大獎的驚喜里緩過神來。

當天晚上,韓青青開心地一夜都沒睡著。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按照要求拿著身份證和1萬塊的手續費來到了指定的4S店,在工作人員的指示下辦理了手續。

4S店的工作人員告訴韓青青, 3天后就能來提車了

韓青青和老公商量好了,提完車就把車給賣了,加上家里的積蓄再找親戚朋友借點錢,到時候買一套小房子。

夫妻倆對未來計劃得很美好,然而事情的發展卻大大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3天后,當韓青青夫婦來4S店來取車時,工作人員卻說:「你們老板交代了,你中的大獎是屬于公司的,這輛奔馳也屬于公司,你沒資格領走。」

工作人員的話如晴天霹靂,直接將夫妻倆給弄懵了。

明明是自己中的獎,怎麼突然變成了公司的?老板這是什麼意思,見財起意不成?

領獎不成,反遭威脅

韓青青憤怒地找到了老板段永衛,質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自己的奔馳大獎怎麼莫名其妙就變成了公司的?

段永衛的態度很蠻橫,他指著韓青青不屑地說:「你一個公司的前臺,有什麼資格領這麼大的獎?你本來就是代表公司去參加的年會,獎券也都是公司員工的,中的獎當然也應該屬于公司。」

這可讓韓青青氣壞了,明明獎券都是同事們自愿送給自己的,怎麼就變成了公司的?明明大獎是自己幸運被抽中的,怎麼就變成跟自己沒有關系了?

老板這分明就是見財起意,想要把奔馳車據為己有!

更耐人尋味的是,除了這輛奔馳車,韓青青還中了一部電瓶車。而那部價值上萬塊的電瓶車,老板可是根本沒有看在眼里,也沒有說什麼電瓶車也屬于公司的屁話。

之后,為了讓韓青青放棄這輛奔馳車,老板段永衛三番兩次地給韓青青打電話,發短信,還威脅她說:「你這是侵占公司財產,是犯法的,信不信我馬上報警抓你?」

韓青青認為自己得獎兌獎整個流程都是合理正當的,自然不會聽段永衛的威脅。

為了提走屬于自己的車,韓青青去找了置天房地產開發商,要求他們按照規定把車兌給中獎的自己。

然而,置天房地產開發商卻態度曖昧,推辭說: 既然你和你們老板有糾紛,那就等你們商量出個結果了再說,我們只負責給車。

韓青青又去找了4S店,4S店同樣態度曖昧,推辭說 等韓青青和老板協商出結果后,他們再交車。

就這樣,韓青青努力了一圈,最終事情還是又回到了原點。

韓青青沒有辦法,只能去找段永衛理論。然而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接下來她將經歷噩夢一般的遭遇。

韓青青跟老公一起去公司找說法,由于雙方的情緒都比較激動,談著談著便發生了口角,韓青青的老公還和老板段永衛發生了激烈的肢體沖突。

最終,段永衛鼻梁被d斷,經鑒定為輕傷,韓青青的老公因此被警方帶走,判處了8個月的有期徒刑。

老公被關進去后,韓青青倉皇無措,只覺得天都塌了。就在這個時候,段永衛卻突然打來了電話。

電話中,段永衛的態度很好,他說自己也不想把事情鬧得太難看,希望大家都冷靜下來,好好坐一起商量一下該怎麼解決這件事兒。

韓青青以為段永衛是真心想要解決事兒,便帶著孩子來到了公司,想要與段永衛商量出個結果。

然而,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到了公司后段永衛直接將她和孩子拽到了一間小屋里,逼著她簽下了一張自愿放棄奔馳車的承諾書。

段永衛威脅她說: 「你要是不簽,我現在就把你和孩子扔到河里去!」

孩子一下子被嚇哭了,渾身顫抖地抱著韓青青。看著段永衛兇狠的神情,韓青青也怕了,她在承諾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之后沒幾天,那輛本屬于韓青青的奔馳車就被老板段永衛提走了。

中了頭獎本是一件再開心不過的好事兒,可是事情怎麼就走到了這一步,自己一家人怎麼就落得了這樣一個下場呢?

韓青青越想越覺得委屈,越想越覺得憤怒,于是, 2014年9月26日,她將滿好房地產公司、置天房地產開發商以及那家4S店一起告上了法庭,要求拿回本屬于自己的奔馳車。

各執一詞,法官怎麼判?

2015年5月19日,對此案進行了公開審理。

被告之一,置天房地產開發商表示自己很委屈。

他們認為,因為韓青青和段永衛存在糾紛,所以他們暫不兌獎。而當雙方最終協商好,段永衛拿著韓青青簽署的承諾書來兌獎時,自己也把奔馳兌給了對方,這整個兌獎流程是沒有問題的。

另一個被告,奔馳4S店也認為自己沒有錯。

他們覺得不管韓青青和段永衛之間有何糾紛,都跟自己沒有關系。自己全程都是按照主辦方的要求交的車,不應該把自己也列為被告。

最主要的被告,滿好房地產公司老板段永衛也提出了自己的主張。

他說:「開發商的這次年會抽獎活動,針對的是房地產中介分銷商,又不是她韓青青一個前臺接待。」

「韓青青只是一個前臺,并非公司的業務員,沒有領獎資格。當天只是公司其他的業務員都在忙,她又主動提出要參加,最后才會將所有的獎券都給她,讓她去抽的獎。這是她的職務行為,最終的禮品應該歸公司所有。」

此外,段永衛還拿出了那份韓青青簽署的承諾書,稱她簽了承諾書,已經自愿放棄了領獎,再告上法庭要求追回奔馳車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

對于段永衛的主張,法官經過走訪調查后提出了幾條反駁意見。

第一:韓青青自己手里就有4張抽獎券,說明她本人也從事了業務員方面的工作,并不單純全部都是前臺工作,她完全擁有抽獎領獎的權利。

第二:據韓青青所說,之所以簽署承諾書是因為她當時帶著孩子遭受了被告段永衛的威脅,并非自愿簽署。

當初,被逼著簽下承諾書后韓青青便報了警,法官找到了當時接案的民警,證實了韓青青當時確實是非自愿簽署的承諾書。

此外,法官仔細辨認過這份承諾書后,發現整張承諾書除了韓青青的簽名以外全部為打印件,并且沒有落款時間。由此可以認為,這份承諾書的效力存在很大瑕疵。

同時,因為韓青青只是一個務工的打工人員,除了證據外,也要更傾向于保護她作為弱勢勞動者的權利。

最終,法院宣判: 滿好房地產公司返還韓青青奔馳車一輛,或者等價錢款。

段永衛不服,提出上訴,敗訴,二審宣布維持原判。

然而,審判結束后段永衛卻搞起了老賴作風,既不還車,也不還錢。

韓青青只能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誰知道,執行局調查后才發現, 此時的滿好房地產公司名下竟然既沒有存款也沒有車輛,股票、房地產等等可供執行的一樣都沒有。

很明顯,我們可以合理地懷疑, 段永衛進行了資產轉移

執行局多方尋找段永衛無果后,宣布凍結他的銀行賬戶,將其列為征信黑名單。

段永衛賬戶上一直空無分文,直到一年后,才突然9萬元入賬,法院立刻將這筆錢轉給了韓青青。

雖然只有9萬元,但是執行局表示,除非段永衛這輩子都不在自己名下存一分錢,那麼只要他的賬戶上有錢入賬,都會直接劃給韓青青,直到還清韓青青的賠償款為止。

后記:

舉行年會,抽獎頒獎,這本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好事兒。然而段永衛作為一家公司的老板,竟然見財起意,不擇手段地把員工的獎品據為己有,最終不僅得罪了員工和合作伙伴,本來經營良好的公司也不做了,自己還被列入了征信黑名單。

搶他人利益,毀自己前程,實在是得不償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