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有多慘?國內明星賺得盆滿缽滿,在日本當偶像難以維持生計

慘!太慘了!這些妹子每天自己出去發傳單,幾個人擠在不到十平方的宿舍里,為了出售門票,裸露身體配合粉絲的拍照要求?在日本,這些少男少女被稱為「地下偶像」。

地下偶像≠偶像

日本偶像團體有幾萬人,有80%是地下偶像,但這80%的人收益占不到偶像市場的20%。雖然也叫做偶像,卻是低收入人群,有的甚至連經紀公司都沒有,平均收入才12萬日元,在日本的普通工薪平均工資也在30萬日元左右,他們不得不在練習才藝的同時,頻繁走向街頭進行自我宣傳。

日本的偶像,說起來在整個亞洲也是響當當的,從山口百惠到寶井秀人,從木村拓哉到安室奈美惠、承載了夢想的明星,才能稱之為偶像,但是很多地下偶像基本發行不了唱片,也沒有參加商演的機會,更沒有商業代言,他們的收入幾乎全靠粉絲的供養。日本的地下偶像似乎重新定義了「偶像」這個詞匯,地下偶像的演出基本都在夜晚的地下室,狹小的舞台,糜爛的燈光,簡陋的音響效果,偶像屬于販賣夢想的行業,日本的地下偶像可以說憑借一己之力,顛覆了這個行業,讓「可接觸偶像」概念深入人心。

作為地下偶像團體的重要收入來源,每個偶像團隊為了增加收入,能想出各種五花八門的辦法,當普通拍照都無法面對「內卷」,那擦邊球的「操作」也就接踵而來。

不是所有的偶像都可以「光鮮亮麗」,在日本,地下偶像可以與粉絲0距離接觸,堪稱「肥宅天堂」。日本真的是憑借一己之力,重新定義了「偶像」的含義。

地下女團---肥宅天堂

AKB48組合的出現是日本偶像的分水嶺,偶像不再只存在于電視上。甚至可以是「想見面就可以見面的」,可以握手、聊天、擁抱。偶像成為實打實的存在。所以現在在日本成為偶像,并不需要多厲害的唱跳功底,反而更看重個人魅力。在地下偶像團隊中,他們不斷推出「投票」制度,定期評選,地下偶像的出頭之日幾乎完全看流量。粉絲們也會逐漸愛上這種「養成系」的快感。

有的女團們會在粉絲合照時裸露出鏡來鞏固「死忠粉」,還可以增加收入,有的在粉絲見面會直接安排一張榻榻米,女團成團甚至可以嘴里叼著小雨傘,與粉絲躺在一起拍照。有的搞點捆綁SM什麼的都是小兒科。有的偶像組合,還會出售所謂的「揉揉券」,買券的粉絲可以按照抽到的內容,隨便觸摸偶像的身體部位。

這些地下偶像經常在缺乏安保措施的情況下路演,遇到點騷擾都是家常便飯,因為女團成員拒絕了男粉絲的無理要求,被粉絲刺了20多刀,差點喪命現場。

日本是一個女性貧困現象極為嚴重的國家,在日本每三個「職業女性」,就有一個長期處于「貧困」狀態,而地下女團毫無疑問也屬于這個行列之中,尤其是近幾年日本經濟的持續走低,現在一些地下女團成員也被迫「下海」,當自己喜歡的某個偶像,出現在成人影片的貨架上,那才是真「塌房」。

看似光鮮靚麗的日本地下女子偶像,背后卻有著不為人知的心酸,但地下男團卻異軍突起,可以說在「牛郎」和「偶像」的邊緣瘋狂試探。

地下男團——堪比牛郎

與女團的窘迫不同,地下男團相對幸福一些,通過給女粉絲提供「舉高高」的服務,一個月輕松收入千萬日元,如果妳來到有點名氣的地下男團演出現場就會發現,台下的粉絲沒有應有的熱情,也不太關心台上偶像表現如何,只是坐在一起看著手機,他們等待的不過是節目表演后,有一個叫做「特典會」的活動,粉絲只需花60塊錢,就可以購買偶像的一分鐘,可以做一些親密的動作,壁咚、擁抱,甚至隔著手指親吻都是可以的,玩高興了,甚至可以「加鐘」。就算是地下偶像,那也是可以近距離接觸的「明星」,還是非常有誘惑力的,畢竟在國內,粉絲幾千幾萬的花費,可能連愛豆的衣角都摸不到。依靠這項收入,地下男團也可以做到月收入千萬日元。

可以說,日本地下偶像與粉絲的親近度幾乎做到0距離,這就是即便這些少男少女長相、才藝一般,也會有一定的粉絲群體的主要原因。而粉絲們也會為了自己喜歡的偶像賣力應援。

大部分地下偶像沒有辦法走向「光明」的台上的,反而只會跌落到最陰暗的深處,既失去了公眾人物的神秘感,也丟掉了「偶像」的光環,最后,也許連人格都會丟棄掉。

有人說日本偶像現在的顏值直線下降,其實這樣是一種偶像本土化的轉變。日本偶像行業,用魔法打敗魔法,只要將本土化做到了極致,也就有了應對全球化的有力手段,說不定可以再次刮起「日系」之風。好了,今天就到這,隊員們來個強烈點贊推薦,生活很美好,感謝有妳們,我們下期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