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社恐人士嗎?芬蘭:社恐的天堂,社牛的地獄

妳!社恐嗎?無法跟陌生人坐在一起,最怕電梯里遇到半生不熟的人,如果陌生人熱情搭訕,那腳趾都能摳出個別墅。如果是這樣,妳也許適合生活在芬蘭,這里是社恐的天堂,社牛的地獄。

面癱臉-芬蘭

由于北歐這地方常年寒冷,許是張嘴大笑會把牙齒凍壞,所以人均面癱臉,如果有幸遇到一個對著妳呲牙咧嘴的芬蘭人,極有可能是他喝多了。芬蘭夾在瑞典和俄羅斯身邊,自古也沒什麼發言權,久而久之就養成了不主動發言的習慣。再說芬蘭地廣人稀,一平方公里只有不到18個人,社交這東西似乎都不存在。知道為什麼諾基亞手機曾經那麼厲害嗎,因為是芬蘭人發明的,他們恐怕是最喜歡「煲電話」的人群。

在生活上呢,真是處處體諒社恐人士,去超市連購物籃都分好,如果不需要導購可以拿黑色的,絕對沒有人打擾妳購物。凡是需要排隊的活動,每個人都有2米的「圓柱體」不可侵犯。在公園、電梯等地方,妳再也不用擔心被大爺打聽事了,因為大家幾乎沒什麼面對面的機會。

黑色星期五,是西方國家一年一度的「雙十一」,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這樣的場景,擠掉商場大門,大打出手都是常態,但在芬蘭卻是這樣的,這大概是芬蘭人跟陌生人唯一的最短距離的時刻。游樂場碰碰車的樂趣是什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佛擋殺佛,神擋殺神的刺激,可是在芬蘭玩碰碰車,丟失了碰碰車的靈魂,大家不約而同的同方向轉圈,還小心翼翼的保持好車距。

芬蘭這個國家既位列世界最快樂國家榜首,同時還是抑郁癥和自盡率居高不下的國家,大概是不快樂的人都自盡了吧。

奇葩比賽--芬蘭

雖然很多人嘴上說,沒有社交使人快樂,芬蘭恐怕很好地詮釋了,徹底沒了社交,恐怕更不快樂。也許是因為寒冷的時間太長了,芬蘭有一些很奇葩的比賽,來刺激平淡如冰的生活。大家都聽說過的,背媳婦大賽,就是起源于芬蘭, 據說這是以前芬蘭有「搶媳婦」的傳統,「背媳婦」是過去每個男子解決終生大事的途徑之一,只有背著媳婦跑上幾十公里的男子才有機會繁衍下一代。保留這樣的比賽,還設定了一些障礙增加比賽難度,芬蘭致力于將此推廣成國際賽事,由頭嗎?說是不僅強身健體,還可以增進夫妻感情,但是實際上,比賽中背的是誰家的媳婦沒有規定,只規定女方的體重不得低于49公斤。

芬蘭還有「扔手機比賽」,扔的必須是自己之前用過的手機才行,冠軍可以得到一部新手機。咱也不好說,是因為有了諾基亞才有了這比賽,還是因為有這比賽,諾基亞才需要有砸核桃的能力。

別看這里天寒地凍的,卻是重金屬之鄉,在這里連搖籃曲都有重金屬風格的,據說芬蘭語屬于「輔音驅動型」發音,跟動次打次的打擊樂很般配。即使不玩音樂的,也可以來參加彈空氣吉他大賽,立馬陶醉到音樂的海洋中,搖頭晃腦,煞有其事,真是戲精們的最愛。

都是冰天雪地,東北人三五句話就能和陌生人稱兄道弟,約到洗浴中心, 要是芬蘭遇到了熱情四射的意大利人,估計芬蘭人內心肯定大叫「退!退!」

芬蘭到了冬天,一天沒幾個時辰看到太陽,作息全靠自己的生物鐘,在古代,缺乏有效的御寒手段,出門等于作死。甚至每年的旅游旺季到來,芬蘭本地人都會跑到更偏遠的鄉下,免得跟蜂擁而至的游客照面。

如果妳懷疑自己可能是「精芬」,也就是精神上像芬蘭人,都是社恐患者,也是有道理的,因為芬蘭跟我們黃種人多少有點親緣關系,芬蘭、烏拉人大多是N系基因,N系和O系關系很近,大概在1萬年前,一部分N系人口從華北來到烏拉爾山附近。在芬蘭北部有一個叫做薩米人的民族,基因就很接近我們。這麼說來,怪不了芬蘭人的社交習慣,和中華民族的「含蓄」「不善言辭」多少有點相似。

愛桑拿--芬蘭

只有一個地方可以讓芬蘭人放下「含蓄」,那就是桑拿房。在這里芬蘭人坦誠相見,并且堅信沒有什麼是一次桑拿解決不了的,解決不了,那就蒸兩次。芬蘭人口不足500萬人,但大大小小的桑拿房有300多萬。只有妳想不到,沒有芬蘭人蒸不到的桑拿,移動桑拿房,纜車桑拿房,連冰球看台都可以置辦上桑拿房,蒸完桑拿,再來跳個冰湖,冰火兩重天,煩事皆消散。

「悶騷」的芬蘭人在彼此不熟悉的時候,似乎包裹一層冰殼,一旦深入了解,他們又像奇葩比賽項目一樣,生動有趣。不過作為非移民國家的芬蘭,曾經接受過5000多的難民,他們覺得這里既冷又無聊自愿回國了········嘖嘖。好了,今天就到這,歡迎踴躍討論,我們下期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