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農村夫妻天天睡在8千萬現金上,卻從不亂花錢,2011年被捕

如果妳有八千萬的現金妳會怎麼做?平常人如果擁有這麼多錢一定會用來改善自己的生活,甚至是四處揮霍,過上富裕的生活。但前提是這些錢的來路是正的。

正如中國人說句老話叫做:「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渴望財富并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但如果是不義之財,就算是積累的再多內心也不會安寧。

有這樣一對夫妻因為販毒他們被警方抓獲,他們被抓之后警察在他們的房子中搜出了八千萬的現金,而這些現金曾經就藏在他們的床板下面,他們每日躺在八千萬巨款鋪成的床上睡覺。

通過販毒這對夫妻獲得違法所得近2個億,即便是如此富有,他們依舊是生活樸素,從來不敢亂花錢。

這對夫妻,男的叫做李五只,女的叫做崔艷云。原本他們只是河南省的一對普通農民夫妻,老實本分。

那麼這樣的一對夫妻怎麼會走上販毒的道路呢?

一、一樁跳樓案牽扯出販毒案件

2009年,一種新型的[毒·品]在山西省長治市出現,有警方發現不少人因為這種[毒·品]上癮,甚至還鬧出了人命。

一個年輕人因為吸食這種新型[毒·品]導致精神錯亂從高樓上墜下,失去了生命。

新型[毒·品]的出現讓長治市的警方非常警覺,于是警方開始在長治市開展嚴厲的打擊販毒行動。

這次行動效果顯著,長治市警方破獲了好幾宗販毒案,根據毒販們的供述,他們的[毒·品]貨源都是來自一個叫做「五的」的人。

為了尋找這個人警方開始四處排查,但此人做事謹慎,鮮少露面,警方一時也難以掌握太多關于他的線索。

就在警方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叫做李記先的人進入了他們的視野,因為她也是個毒販,而且她的「貨」也是從五的這邊拿的。

在長治市警方調查中發現,長治市出現的這種新型[毒·品],貨源地都指向了河南安陽。

李記先被長治市警方抓獲,河南安陽警方則抓捕了一個叫做 袁松明的人,并且 袁松明與「五的」這個案件有很多相同點,比如同一種[毒·品],同一個城市。

2010年4月份有群眾舉報袁松明制造[毒·品],制作的場地就是在他的家中。安陽警方經過暗中調查,取出了一部分袁松明所制作的[毒·品]進行化驗,確定了袁松明所盛產的就是新型[毒·品]甲卡西酮。

甲卡西酮是一種合成[毒·品],上個世紀90年代曾在美國流行過,不少美國年輕人都吸食過這種[毒·品],美國社會也深受其害。

傳入到中國以后被人稱為「土冰」,一旦吸食就會上癮,并且精神極度亢奮,更有甚者會出現精神錯亂的現象。

醫學上甲卡西酮會被用作藥物,但是在民間,政府是對這種藥物進行了嚴格的控制。2009年發生在長治市的跳樓案就是[毒·品]導致的,如果這種[毒·品]流入社會一定會帶來巨大的危害。

警方經過調查發現,袁松明可不是一個人在作案,背后還有幕后黑手。于是河南安陽警方發現袁松明制毒后并沒有立刻將他逮捕,他們經過多方勘察,終于順藤摸瓜找到了藏在他背后的販毒者,也就是長治市警方苦苦追尋的「五的」。

2010年11月,袁松明在制作[毒·品]時被河南安陽警方當場抓獲。這個袁松明之前就曾經因為制作生產國家管控類藥物被抓,如今竟然「重操舊業」,而且是越做越大,真真是屢教不改。

順著袁松明這條線索,警方找到了五的和他的妻子保艷。警方先是將五的抓捕歸案,十幾天之后他的妻子保艷也被抓獲。

當然,所謂的「五的」與「保艷」都只是這兩個人的化名,他們真正的名字叫做李五只與崔艷云,這對夫妻都是河南安陽的農民。

根據警察們的調查走訪發現,周圍的鄰居都覺得這對夫妻不會是毒販,因為他們平時老實低調,生活很是簡潔樸素,怎麼看都不像是毒販呀。

其實在兩年前,李五只與崔艷云的確是這樣一對普通的夫婦,那他們是怎麼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呢?

二、樸實的農民夫婦一步步成為毒販

事情還要從2009年說起,李五只與崔艷云原本只是河南安陽一個小村莊的村民,夫妻二人帶著兩個孩子在農村生活。

夫妻二人靠種地為生,上要照顧年邁的老人,下要撫養兩個年幼的孩子,可以說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為了能夠過上好日子,李五只與崔艷云決定像其他人一樣外出打工。來到城市后,性格外向,能言善辯的李五只便在藥廠找到了一份銷售藥品的工作。崔艷云為了照顧兩個孩子只能在家里做家庭主婦。

單靠李五只一個人的收入一家人的日子過得還是不富裕。夫妻二人還是整日為了錢發愁。

有一天李五只告訴妻子:「我找到了一個賺錢多的路子,但卻有些風險」崔艷云被激起了好奇心,便向丈夫詢問到底是什麼賺錢的路子。

李五只便告訴妻子自己所發現的致富的路子就是制作[毒·品],這種新型[毒·品]——甲卡西酮在山西地界上很受歡迎,而且利潤特別高,如果自己也能做的話,一定會賺大錢。

作為妻子的崔艷云一聽有錢賺,不僅沒有阻止丈夫去做違法的勾當,反而雙手支持。于是夫妻二人便開始了販毒的道路。

甲卡西酮這種藥物國家管控的特別嚴格,李五只又沒有什麼門路自然弄不到。但是他卻發現,制作甲卡西酮這種[毒·品]的原材料MAK國家管控的并不嚴格,MAK與甲卡西酮藥性差不多,吸食之后都會上癮。

于是便想著鉆這個空子,他利用自己藥品銷售人員的身份做掩護弄到了許多MAK,然后李五只再將這些MAK拿到山西去售賣,獲取暴利。

就這樣李五只通過販毒賺來了大筆的錢,為了賺更多的錢,他開始發展下線。不少下線都是他的親戚朋友。

另外為了獲取原材料他甚至與多個制藥廠的工作人員勾搭在一起。據說李五只購買原材料之后高價售出,中間可以賺近二十倍的差價。李五只與崔艷云可以說是一夜暴富。

曾經一貧如洗的夫妻二人通過販毒賺到了別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他們已經被財富迷失了雙眼,根本沒有收手的打算。

他們知道MAK只是甲卡西酮的原材料,如果能制造出純正的甲卡西酮必然會利潤更高,于是他們才找到袁松明一起合作,讓有技術的袁松明去制作甲卡西酮。

袁松明所在的湯陰鎮原本就有不少的藥品制造工廠,而袁松明又是藥廠的技術人員,可以利用身份做掩護進行制毒。只是沒想到他們這一行為正好為警方提供了抓捕他們的線索。

那麼有了這麼多錢之后夫妻二人是不是可以任意揮霍呢?當然沒那麼容易,李五只夫婦也知道自己的這些錢來路不正,特別怕被別人發現,所以即便是花錢也是偷偷摸摸的。

他們買房、買理財產品都是偷偷進行,甚至會用家里其他親屬的名義去購買。對外他們就是一副樸實無華的樣子,任誰也看不出來這對樸素的農民夫妻「身家過億」。

三、八千萬現金驚呆眾人

2011年5月份崔艷云被捕之后依舊是負隅頑抗,不肯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甚至將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丈夫身上。因為她知道如果警方搜不出錢和[毒·品]的話,自己的罪名很難被坐實。

崔艷云與李五只是同床夫妻,整日生活在一起,說她沒參與過販毒,傻子都不會相信。所以警察們并沒有坐以待斃,他們根據掌握的線索四處尋找崔艷云的犯罪證據。終于一串鑰匙成為了突破口。

這串鑰匙是河南安陽市一處高檔公寓的大門鑰匙,崔艷云能將這串鑰匙隨身攜帶,可見這串鑰匙很重要。果然不久之后,這處高檔公寓就被警察找到了。

這是一處毛坯房,是李五只與崔艷云夫妻購買的住宅,一直沒有居住。警方將門鎖打開之后發現里面有著大量的麻袋與紙箱。任誰也不會想到,這些麻袋與紙箱中裝著的是一捆捆的人民幣。警察們粗略點了一下,大概有四千萬左右。

隨后另外一處房子中發現了同樣數量的現金,兩處窩點搜出的現金多達八千萬。

如此之多的人民幣就這樣被隨意的堆放在兩處毫不起眼的毛坯房內,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看著滿屋的人民幣,警察只能找來銀行的工作人員來進行清點,確認準確數額。

連天天跟錢打交道銀行行長也不得不感嘆:「當行長這麼多年,第一次見這麼多現金,就算是想要運走也要用卡車來拉」。 經過銀行工作人員的加班工作,八千萬現金被清點完畢。

其實這八千萬的現金僅僅是他們所有不法資產的一部分,李五只夫婦除了現金以外還有不少房產、黃金等。所有非法所得估計近2個億,實在令人咂舌。

崔艷云當初在得知丈夫李五只被捕之后便將那八千萬現金進行了轉移,她將現金分為兩部分藏匿了起來。

她以為只要自己不說,警察就無法找到。但她還是低估了緝毒警察們的能力。她的兩處藏窩地點都被找到了。

事到如今崔艷云也只有交代了,她不僅交代了藏匿的其他贓款以及非法所得,她還交代了藏匿[毒·品]的地方。果然警察在崔艷云所說的出租房內發現了超過兩噸的[毒·品]。

隨著主犯李五只與崔艷云的落網,以及贓款、臟物被查出,這樁震驚社會的販毒案總算是告一段落,隱藏在山西與河南兩地的販毒網絡也終于被端掉了。

李五只與妻子崔艷云被抓之后都顯得十分平靜,以前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時雖然賺到了很多的錢,但是他們內心一直都不安寧,整日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哪一天東窗事發,自己會被警察帶走。

所以即便是賺到了巨額的財富他們也不敢大肆的揮霍,每天都裝窮,買了高檔小區的樓房不敢裝修,更不敢搬進去住,只能住在破舊的房屋內,吃穿用度都極為節儉。生怕露富被別人察覺。

為了減少危險,李五只與崔艷云與下線們交易的時候使用的都是現金,隨著下線越來越多,賣出的[毒·品]越來越多。他們到手的現金也越來越多。

靠著販毒賺來的錢自然是不敢存入銀行的,他們只能將錢藏在自己住的地方。在警察將他們抓住之前,他們將大量的現金藏在自己床下,後來覺得不安全才進行了分批轉移。

在他們農村老家的人看來,這對夫妻在城市中打工,日子過得很不容易,即便是他們的父母也跟以前一樣生活的很樸素,任誰都不會想到李五只夫婦進城一年多竟然積累了巨額財富。

不過這樣的財富只會讓他們心驚膽戰,如履薄冰,這種滋味其實也挺難受的。

如今被捕,從前那種膽戰心驚的生活終于結束了,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

這對夫妻被捕之后,警察在詢問時也好奇的問過他們,通過販毒短時間內積攢了這麼多的錢,可以說幾輩子都花不完,為什麼沒有想過金盆洗手,不再干這些違法的勾當呢?

李五只說自己當初想過收手,但自己卻根本收不了手,因為錢來的太容易了,他們面對巨大的金錢誘惑根本抵御不了,就像是[吸·毒]者無法抵擋[毒·品]的吸引一樣。

人性都是有弱點的,想要克服人性的弱點需要極大的毅力,顯然,李五只夫婦是沒有的,要不然夫妻二人當初就不會走上販毒的道路,而且越走越遠。

[毒·品]對于社會的危害大家都是知曉的,但不少犯罪分子為了謀取金錢依舊會選擇鋌而走險。這就導致[毒·品]屢禁不止。

李五只與崔艷云夫妻注定會受到法律的嚴懲,作為普通人的我們要永遠記住珍愛生命、遠離[毒·品]。

參考文獻

1、人民融媒體:《 農村夫妻床下查出8000萬現金,被逮捕后,村民才知道這麼有錢》

2、齊魯網:《「大毒梟」竟是普通農民 睡在8000萬現金上怕露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