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助2146名學生!花光退休金助人,70歲老人「善事堅持14年」某天一名陌生人來訪「他從十樓縱身跳下」

2006年11月24號,湖北武漢一棟居民樓前人聲鼎沸,而他們之所以聚集在此處的原因是,剛剛有一位老人從十樓縱身跳下。

老人的身亡立刻引起周圍行人的圍觀,但是很快警方便趕到了現場,隨后運走了老人的遺體。

老人是誰?行人們紛紛在交頭接耳地討論著,不過最終還是沒能討論出個結果。

幾天后,武昌殯儀館前數千名市民自發來到殯儀館來送一位老者最后一程,更有數百名學子跪在靈堂前。

周圍的市民見到這一幕當時就愣住了,這是誰?不僅如此,當他們看見擺放在靈堂中央的遺照時,心中的驚訝之情就更加強烈了!

因為照片上的老者赫然就是前幾天跳樓自ㄕㄚ的那位老人!那麼這位老人到底是誰?為什麼在他逝世之后,會有如此隆重的葬禮?

在這位老人身上又曾經發生過什麼?下面我們就來深入探索這背后的故事,了解一位可親可敬地「希望老人」。

1935年,湖北鄖西縣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中,一名男嬰呱呱墜地,隨后男嬰被家人取名為江詩信。

在當時那個戰爭年代,想要養活一個嬰兒難度極大,但是在父母家人的照料下,江詩信依舊茁壯成長著。

1985年,年滿五十歲的江詩信老人正式從漁場退休,返回老家開始了退休生活。

退休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或許已經可以算是此生的終點了,但是對于江詩信老人,退休卻僅僅是他傳奇一生的開始。

在正式退休后,老人家頓時多出了大量的閑暇時光,所以老人便決定好好看一看自己美麗的家鄉。

而就在老人家在家鄉四處旅游的時候,親身感受到家鄉景色的美好,所以心中漸漸地便產生一個愿望,那就是想要向外界介紹宣傳自己的家鄉,讓更多的人來這里。

于是在這個愿望的促使下,已經年過半百的老人決定,自費學習攝影技術,并以「家鄉美」為主題在鄖西,紅安等革命老區采風,用照片記錄「山鄉巨變」。

但是讓老人不知道的是,正式自己的這個決定,讓自己的退休生活走上了一條與大多數人都不相同的道路。

1992年的春天,丹江口市陳泉溝村,已經游歷家鄉七年之久的江詩信老人,來到了這個偏僻的小鄉村。

就在老人對著陳泉溝村四處拍攝的時候,鏡頭前忽然出現了一個衣衫襤褸,且正在放豬的女童!

老人家在鏡頭中看到這個女童的第一時間,就立刻放下了相機,直盯盯地看著這名女童。

因為老人家看見,這名女童雖然已經到了上學的年紀,但是卻并沒有去上學,反而在放著一群豬。

更為觸動人心的是,這名女童此時此刻,雙眼正緊緊地盯著不遠處,一群發出歡聲笑語的學生!

二者之間的強烈反差,頓時擊破了老人的心靈防線,老人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應該在上學的女童,現在卻并沒有去上學,而是在這里放學?

她的父母是誰?難道就是這樣教育子女的嗎?老人看著女童眼中散發的渴望,頓時怒從心起!

于是老人便快步走上前去,準備詢問一下這到底是為什麼?可是女童的回答,卻再一次讓老人感到萬分難受!

這名女童名叫羅嬌嬌,家里面還有一個哥哥,父親早年間因意外逝世,之后母親改嫁,拋棄了兄妹二人。

現如今兄妹兩人在村里到處找活干,用以維持生存,平時能夠果腹就殊為難得了,哪里還會有錢去上學?

羅嬌嬌的話深深地刺痛了老人善良的心靈,因為自己曾經就是窮苦人家出身,所以江詩信老人對女童這番遭遇,心里感到極其的難受。

于是在女童說完后,江詩信老人立刻從身上掏出360元錢,一把塞到女童的手里,連連說道,拿著這錢去上學!

在做完這一切后,老人便立刻轉身離開,只不過此時老人的雙眼,卻已經被淚水遮蔽。

老人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做才能去幫助這個受苦受難的家庭,幫助這名渴望上學的女孩,他只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就去做了。

可是這卻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同樣的也正是因為這個開始,才讓老人在后來做出了那樣的決定!

在離開陳泉溝村后,老人再次輾轉來到了另一個名叫熊家河村的地方,在村子的邊緣老人看見了一座破敗的小木屋。

隨即老人便舉起手中的相機對著木屋開始拍攝,在鏡頭下,老人看見木屋的前臺臺階上,坐著一個穿著破舊,且正在熬藥的小女孩。

那個小女孩大概八九歲,也正是在讀書的年紀,可是此時的她卻只能待在家中熬著藥,做著家務活。

老人見狀后便帶著一顆沉重的心,緩緩地走了過去,開口詢問那個小女孩,怎麼不去上學?家里的爸爸媽媽呢?

一直聽見老人說話的聲音,小女孩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抬起頭看著老人,此時江詩信才發現,在女孩的手上有一本已經被翻爛的書。

小女孩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老人,一時間也愣住了,不過農村人的淳樸,讓這個小女孩在反應過來后,應聲回答著老人的問題。

小女孩是本村人,父親早年間逝世了,母親一個人常年臥病在床,母女二人相依為命。

雖然自己十分渴望能夠繼續上學,但是一個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另一個就是要維持家中的生計,小女孩最終還是不得不選擇輟學不念書。

只不過因為對讀書有著深深的渴望,所以便在空余時間翻看這本早就被自己背得滾瓜爛熟的舊書,但即便如此,小女孩依然對這本「破書」視如珍寶。

聽完小女孩的一番話,再次勾起老人腦海里不好的回憶,他似乎從哪聽到過類似的遭遇。

哦,原來是那個名叫羅嬌嬌的女孩啊,老人心里這樣想著,淚水卻再一次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

這一次老人在留下必須的路費之后,將身上所有的錢全都交給了眼前這個女孩,讓她拿著這錢去給媽媽買藥。

隨后老人再一次轉身就走,只不過這一次,老人在心中卻暗暗做出了一個決定,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的決定。

看著眼前破舊的鄉村,想著自己幾年來遇到的種種事情,老人心中一時郁郁不已,他想要做一點什麼事,去幫助這些可憐的孩子,哪怕只是一點點。

所以在老人回到家后,他向自己的妻子以及兒女,宣布了自己思索已久的想法,自己要幫助這些鄉村孩童,幫助他們去上學,幫助他們去完成心里的愿望!

聽到老人的決定,妻子以及兒女都被驚呆了,但是幾十年來的朝夕相處,老人的親人們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一旦老人做出了什麼決定,那就算是十頭牛來拉,都拉不回來!

所以在初期的驚訝過后,親人也不再有所反對,他們也都以為這是老人心血來潮,等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

但是他們并不知道,老人的這個決定,絕對不是什麼心血來潮,更不是所謂的「三分鐘熱度」!

自從老人做出了那個決定開始,整整十四年的時間,老人一直都在貫徹著心中的理想,直到老人逝世!

十四年間,老人累計捐助了107名失學兒童重返校園,同時在老人的影響下,當地還成立了一個專門的救助組織,累計捐款捐物高達上千萬元!

2146名山村孩童重新走進了課堂,捧起了書本,其中更有39人成功踏進大學的校園,300多人走出大山,成功創業!

在老人不遺余力的幫助下,這些人不僅改變了自身的命運,更改變了自己所在家鄉的命運!

江詩信老人曾經在做出這個決定后立過誓,「有生之年,要讓100個失學兒童重返校園!」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老人拋棄了自己的愛好,不僅把相機給變賣了出去,更把多年積攢下來的退休金全都拿了出來,他要親手把這些錢交到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手上。

14年來,老人終日奔波在鄂、豫、陜三省15個縣市的600多個村莊中,走過的28萬公里路程夠繞地球7圈!

1996年6月,經過70多天連續勞累的江詩信來到紅安縣雙河村時,腿一軟,暈倒在村旁。

在一連打了4天針都不見絲毫好轉后,江詩信躺在病床上,感到自己的生命似乎就要走到終點,他急急地寫下了「遺書」!

1999年臘月十八,鄖西飄著鵝毛大雪,江詩信聽說家住祖師殿村的張斌和張秀鳳兄妹倆又輟學了。

于是第二天清晨,他穿著草鞋上路在翻越一座海拔1330米,當地最高的山峰,到了中午老人的體力逐漸下降,每走一段路都要出一身汗。

他從布包里掏出冰冷的饅頭,放在胸前焐熱,啃幾圈后再吃再吃,一路跌跌撞撞,到傍晚6時才到張斌家里。

第二天他便帶著兩個孩子返回三官洞鄉中心小學,掏錢辦住讀手續,并承擔所有學費和生活費,這一次老人大病了一場,在鄉衛生院整整躺了3天。

這些年,被江老感召所「飛」來的捐款,估計在900萬~1800萬元左右。

可隨著助學名單上的名字越來越多,老人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他明白單憑自己的力量,無法扶助所有失學的山里娃。

于是他拿出了自己拍攝的幾百幅圖片,辦起了「救助山里孩子」攝影展,所到之處,掀起了一股愛心潮。

每場展覽結束后,都會有觀眾追著江詩信問,怎麼才能幫助這些孩子。一次,江詩信在十堰沖洗照片。

女攝影師郭郁屏的目光停在了一張三姐弟的合影上:13歲的姐姐陳潔穿一件大人的舊汗衫,胸前破了個大洞,弟弟陳武光著上身,8歲的妹妹穿了件用別針扣攏的舊襯衣。

「真有這麼窮嗎?」女攝影師簡直不敢相信。江詩信嘆息道:「是啊,可惜我只有能力資助其中兩個。」

郭郁屏一震立刻說,「您別急,剩下這個孩子的生活和學習費用我包了。」從此,這位年輕姑娘上舞廳少了,買衣服也少了,把省下的錢按時寄給孩子。

漢陽造紙廠退休女工張春英含著熱淚找到江詩信,請求捐助3名失學兒童,雖然她每月退休金只有1303元。

國信尋呼武漢分公司70多名職工與山里的孩子結成「對子」,公司還捐助130萬元現金和22萬元教學設備,為鄖西縣三官洞鄉建起一所新學校。

洪山區的干部也紛紛與失學孩子「結對子」,捐助了300多名失學兒童。「江詩信捐資助學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建起來了,「江詩信志愿者愛心協會」成立了,「江詩信愛心網站」開通了。

江城的大學生們紛紛擠出生活費,與山區孩子結成幫扶對子。華中科技大學還成立了「江詩信愛心接力小組」,將助學活動一屆一屆往下傳。

每一筆捐款的去向,江詩信都記錄在案,供捐贈雙方查詢,每一筆捐款,他都會親自送到受贈對象手中;帶給捐助人的,則是受助的孩子拿著錢走進教室的照片。

他的同事說他從來舍不得多花一分錢,每天只吃兩頓,身穿別人送的舊衣服,而且由于營養不夠,他身形瘦削,面色黝黑。

一直到江詩信老人出事之前,他兩腮深陷,手臂與脖頸上的皮膚粗糙松弛,毫無健康的光澤。

與此同時,老人多年來的堅持也深深拖累了家人。

「你問問他,盡到做丈夫的責任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沒有?姑娘中考584分,沒讀成高中,兒子也沒有讀大學。

他從來不操家里的心,我幾次問他:老江,這個家你還要不要?說是離休干部,到現在還是住的宿舍,頂層,總是漏雨,你看屋里有個像樣的東西沒有?

說出來不怕你笑話,冰箱是女兒送的,地板磚、窗戶都是女兒出錢裝修的,電視機、空調是聯通公司捐的。」

應該說李玉珍的抱怨完全是有理由的,多年來,江詩信的退休工資幾乎全被用于助學,家里的柴米油鹽都是由老伴兒負擔。

在江詩信70歲壽辰時,親友們給他送來的賀禮以及子女們備辦酒席的錢,他也都一分不剩,全部捐了出去。

但是如此善良的老人卻在2006年遭遇了一個意外,也正是這個意外,讓老人最終選擇了自ㄕㄚ!

那一天,有人上門前來聲稱要給孩子們捐款,老人聽到了這番話心里十分高興,連連熱情地接待了這個人。

此人先是詢問老人如何捐助,以及如何確定捐款都給了孩子,老人則一一回應道,錢是全都親手交到孩子手上的,這點可以放心。

那人聽完后再度詢問,是您親自去的嗎?老人聽后便回答道,是的,我親自帶著錢去,之后就拿起一個破舊的小布包。

隨后說道,錢一般就放在這個包內,我隨身攜帶,所以你可以放心,聽完老人的話后,那人便回應道,好的,自己回去取錢,等取完錢就過來。

老人一聽心里再次高興起來,一邊起身送其離去,一邊和他約定什麼時間過來。

但是就在老人起身送客的這段時間,這人卻突然找了一個借口稱想看一看老人拍的照片。

老人當即就答應了下來,轉身就去取照片,并且將裝有捐款的布包放在一邊,他以為眼前這個人既然來捐款,人品肯定值得信賴。

但是讓老人沒能想到的是,眼前這人從頭到尾都沒想過捐款,他趁著老人不在, 把布包里的32000元錢全部拿走,轉身就立刻了老人家中。

等到老人拿著照片過來的時候,那人早就不知蹤影了,一直到此刻老人才察覺出不對,連忙看向被那人隨手丟在一邊的布包。

發現里面的3w2捐款被偷后,老人頓時感到一陣的頭暈目眩,于是立刻通知了家人,隨后還向當地警方報了案。

3w2對于一般人而言,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丟了之后也會難受上好一陣子,更何況是江詩信老人呢?

自從千丟失后,老人就背負起極其沉重的思想負擔,他擔心別人不相信這是被人偷去的,擔心別人借此誹謗他!

雖然所有人認識老人的人都十分信任老人的人品,尤其一些和老人合作過的人,他們更是堅定相信老人的話。

可是這一切卻無法消除老人心中的愧疚感,他認為那七千元塊錢至少再可以幫助五個孩子,可是現在卻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被偷了!

老人的心情極其沉重,尤其是本案到現在都沒有什麼有效線索的時候,老人的心情就更加難以言表!妻子,孩子,朋友,上級領導紛紛勸說老人,這并不是你的錯,可是老人卻并沒有這樣想。

最終這位立志要幫助100個失學孩童重返校園,并且以一己之力影響數百人的老者,最終因為思想上的重擔,選擇了自ㄕㄚ!

2006年11月24號,老人來到女兒家,在當天傍晚,趁著家中無人之際,老人留下一封遺書,從十樓縱身跳下,這也就是開篇提及的一幕!

老人身死之后,武漢各界人群紛紛自發組成送葬隊伍,數百名曾經接受過老人捐助的學子,在葬禮當天跪在老人的靈前。

整個送葬隊伍氛圍極其沉重,老人的妻子更是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多次失聲痛哭,老人的子女,朋友,以及上級領導紛紛前來送老人最后一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