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加麗:因「人體模特」和丈夫失婚,遭父母嫌棄,今46歲孤身一人

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做「坦誠相見。」

當這句話被用作人與人交往時,一直被人們鼓勵和提倡。但如果用在了真正的肉體上,哪怕只是藝術表現,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藝術與情色,一直是評論界爭吵不休的話題。因此,人體模特一直是一個諱莫如深的職業。

作為「中國大陸人體藝術寫真第一人」的湯加麗,對此感受頗深。2002年,隨著她的寫真集在全國范圍內狂賣,帶給她的并不是名利雙收,而是眾叛親離,不僅原本的演員事業受挫,原本的幸福家庭也宣告破碎。

而其中的故事,又是究竟如何呢?

意外的爆紅

2005年3月22日,位于上海市乍莆路的一家書店,走進了一位客人。在售貨員殷勤的詢問下,他干脆利落地拿起一本畫冊結賬走人。

待他走后,售貨員見怪不怪地將已經明顯凹進的書堆,重新補充了幾本新書,她的目光停留在封面上——一名身材曼妙、身材姣好的女人正凝視著讀者,笑容迷人。

售貨員雖也是女人,但望著封面女子窈窕有致的曲線、若隱若現的肌膚,也不免面紅,她難以理解怎會有這樣的圖書,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的是, 就是這一本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湯加麗人體藝術寫真》,其尺度與內容可謂是當時國內的第一份,發行僅僅三個小時,五千冊的寫真便已經被搶購一空。

如今書店中的書,是由雜志社前后加印了五次,才能跟上市場需求的產物。這批加印的圖書,再一次賣出了五萬冊之多,可以稱得上是當年最為暢銷的圖書。

《湯加麗人體藝術寫真》的暢銷有兩層原因,第一層源于時代背景——在千禧年初,網絡貧瘠資訊匱乏的年代里,大部分人還在以古老的口口相傳的方式,傳播著『人體藝術』訊息。

在另一個層面上,吸引人們眼球的是—— 湯加麗本人是一名小有名氣的演員。

1976年出生的湯加麗,畢業于北京舞蹈學院,出演過家喻戶曉的影視作品《康熙王朝》、《還珠格格第三部》、話劇作品《想吃麻花現給妳擰》等,本就具備著一定的知名度。

那麼,資源與出身都算不錯的湯加麗,為何要偏離演員路線,走上這條沒有人走過的道路呢?

打破的枷鎖

與人們的猜測恰恰相反, 「偏離路線」的湯加麗,選擇人體模特這一行業,初心正是為了延續她的演藝事業。

而寫真中看似大膽開放的她,實際上出身于一個保守嚴厲的軍人家庭。

湯加麗的父親是一位信仰極為崇高的部隊干部,對女兒的要求更是從不松懈。

在湯加麗9歲時,因一名舞蹈家看出了她的舞蹈天賦,湯父便狠了狠心,將年幼的女兒獨自一人送往了舞蹈學校。

年幼的湯加麗不僅要學會適應離開家的孤獨,而且還要面對高強度的舞蹈訓練。

但她沿襲了軍人血液里流淌的不服輸、不怕苦的精神,從不哭鬧,只靜靜沉下心來沉淀。

這份刻苦,讓她成為了舞蹈學校中最優秀的苗子,并在舞蹈學校結業后考入了中國舞蹈的最高學府——北京舞蹈學院。

當時,正是中國娛樂業崛起的時代,大量的影視劇與舞台劇亟需演藝人才,舞蹈表演與舞台表演有著一定的共同之處,加上舞蹈演員大多形體美麗,形象姣好,因此他們轉行進行影視表演并不是一件稀罕事。

湯加麗也是如此。

尚在北京舞蹈學院讀大一的她,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劇組挑中,開始了自己的演員人生。

湯加麗本以為只是緊急救場,卻沒有想到導演發現了她的表演天分——從未有過演藝經歷的湯加麗,對于鏡頭有著天生的敏銳,情感豐富的她,更是把角色表現得入木三分。

當導演喊停的時候,全場爆發出掌聲。

也是這一次,湯加麗找到了比起舞蹈,自己更加鐘愛的事業。

從此,她廣泛試鏡,參與了不少影視作品的演出,例如《還珠格格》(第三部)、《歡天喜地七仙女》等風靡全國的作品,積累了一定的知名度。

當影視經驗豐富后,通過朋友介紹,她還參加了國內最好的喜劇公司開心麻花的舞台劇——《想吃麻花現給妳擰》。

在影視與戲劇舞台,湯加麗肆意地享受著自己的青春,她無數次為找到了自己真正鐘愛的事業而感到慶幸。

而表演帶給她的幸運不止如此。在試鏡時,她還邂逅了一位MV導演——沈東。

在沈東的熱情邀請下,從未涉獵MV拍攝的她,成為了沈東MV的女主角。

在MV拍攝期間,沈東從未有過導演的「架子」,而是對湯加麗的生活與工作都耐心陪伴,對她的困惑耐心傾聽。

拍攝的時光過得很快。但是當MV的制作結束時,湯加麗卻有一種預感,這是MV的結束,但卻是她和沈東的開始,不知從何時起,她已經覺得自己離不開沈冬了, 沈東也是一樣。因此兩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這是一段水到渠成的戀愛。很快地在父母的見證下,湯加麗與沈東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這時的湯加麗,從學習、事業、婚姻,都沒有讓父母操過心,正可謂是「別人家的孩子」,志得意滿的湯加麗沉浸在幸福中。沒有人意識到,湯加麗人生中最大的危機正在到來。

窘迫的境遇

與沈東的婚后生活甜蜜無比,但是隨著對家庭的投入,湯加麗的演員事業也正在陷入瓶頸。當她終于意識到這一點時,為時已晚。

好的角色已經不再考慮她,她投了數個試鏡都沒有回音。

她從未想過因為家庭,放棄演藝事業,但現狀確實已經不容樂觀。

行業的競爭,已經沒有好的角色輪到非科班出身、且年紀較大的湯加麗。為了不徹底「淪為」一名全職太太,她只能開始拍攝廣告。

廣告之中,酬勞最豐厚的是內衣廣告。在經紀人的接洽下,湯加麗第一次大庭廣眾下穿上了內衣,有些扭捏的站在了攝影棚內。

讓她意外的是,當她站在攝影燈下的時候,全場的目光都被吸引而來,一時間竟沒有人再說話。最終導演打破了安靜,有些興奮地喊道:「開拍!」

在攝影師的指導下,湯加麗不斷變換著姿勢,在鼓勵聲中漸漸收放自如。最終,導演拿著成片,對湯加麗說道:「加麗,妳看,這可真是今年我拍到最好的一組片子!」

已經很久沒被導演贊賞過的湯加麗,開心的笑了。

她沒有想到,正是這組廣告片,讓改變她人生的人出現了——攝影師張旭龍。

張旭龍是一名內衣廣告導演,正是湯加麗的這則內衣廣告,讓他看到了這名「過氣演員」的潛質。

因此,他聯系到了湯加麗,想為她拍攝一組寫真。

當湯加麗了解到這是一組全裸寫真后,立即拒絕了。但在張旭龍一次次的游說下,她漸漸動搖了。

張旭龍拿出了一組樣片。正是這組樣片,最終說服了湯加麗——在攝影師極具藝術氣息的鏡頭下,裸露的軀體并沒有任何[色.情]的意味,反而有種最為原始的美感。

在此之前,湯加麗從未接觸過這樣具有視覺沖擊的攝影作品,她有些心動,同時又有些擔憂,作為演員,她比誰都更明白輿論帶給一個人的傷害。

但她最后想通了,人體模特具備著藝術價值,也是協助藝術工作者提高造型能力與審美能力必須的手段。張旭龍承諾她只將照片發布在《人體攝影專業學刊》上,想必她的圖片,也能提高閱讀讀者們的藝術悟性與對形象藝術的表現能力。

自己本身就是學藝術的,也是一名藝術工作者,如果連她都帶有有色眼鏡看待藝術,那怎麼行?

而且,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一名「為藝術獻身」的演員,不僅能記錄下自己身體的美好,也說不定能另辟蹊徑,打開自己的知名度,如果能借此重新回到演員道路的話,就更好了。

這件事,她并未完全與丈夫溝通。她認為自己都能接受的事,作為一名導演的丈夫,一定比她更能接受。

因此,她如同之前的每一次拍攝一樣,全身心的信任著導演,導致張旭龍在拍攝前與她簽訂一個拍攝知情書,她也沒有留意詳細內容就簽下了名字。

湯加麗是一位單純的藝術工作者,她以為每一位做藝術的工作者都如同她一樣,但社會是殘酷的。

她沒有注意到,在這張拍攝知情書里,有一行小字,決定了她之后的命運。

「湯加麗同意將照片公開展覽,照片署名權歸于攝影師張旭龍。」

顯而易見,張旭龍利用了湯加麗。「藝術」、「獻身」,只是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是引誘她拍下照片的糖果。

而真正的果實,是僅張旭龍一個人能夠收獲的利益。他早已想好了將照片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不是投稿到學術周刊,而是將這組全裸寫真制作成寫真集,投稿到出版社,命名為——《湯加麗人體寫真》。

破碎的人生

還傻傻幻想著自己的照片會如約出現在《人體攝影專業學刊》上的湯加麗,仿佛一夜之間被輿論的浪花打醒了。

她的電話被打爆了,有些是預約拍攝,有些是不懷好意的騷擾。

她的名字開始不斷地出現在社交網站上,在那個網絡尚不發達的2005年,她名字的搜索量高達兩億次。

但伴隨她名字的詞條,并不是褒義,而是——不要臉、太想紅、演員的墮落……

湯加麗哭了。

她掐斷了網線,她可以躲過陌生人的居心叵測和謾罵,但是她躲不過父母。

就在這時,父親的一通電話緊急將在外工作的湯加麗叫回了家。

湯加麗的父親與母親端坐在客廳,面前的茶幾上放著那本《湯加麗人體寫真》,湯加麗的臉莫名有些灼熱。

父親平靜中帶著掩藏不住的顫抖,他重重地把寫真集砸到了桌子上,怒視著湯加麗。

湯加麗不說話。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母親帶著哭腔追問道:「是不是報道錯了,這個人用了妳的名字?」

湯加麗難堪的抬起頭,說道:「爸爸媽媽,對不起,這是我拍的。」

嚴肅了一輩子、驕傲了一輩子的湯加麗父親就這樣氣火攻心,直接住進了醫院,母親也啼哭不止,一遍遍地說道女兒毀了,女兒毀了。

湯加麗守在父親的病床前, 父親醒來看到她的第一眼卻是歇斯底里地讓她滾。

湯加麗哭著走出醫院,她始終沒有注意到,一旁的丈夫始終沉默著,臉色冷漠。

一向尊重她人生決定的父母,竟會反應如此之大,頗有與她斷絕關系之勢,沉浸在驚慌中的湯加麗沒有意識到,一道無言的橫溝也正在出現在她與丈夫之間。

湯加麗家里已是雞飛狗跳,但記者還是意料之中的蜂擁而至。

面對記者們的詢問,沈東只得體地說道: 「我的妻子,是一名優秀的演員。她尊重藝術,她也在創作藝術。或許再過一些時間,大家會理解她。」

話雖然這樣說,但只有湯加麗知道,在外沈東依然為她遮風擋雨,可是當夫妻兩個獨處時,卻總是靜默無語。

沈東出差的日子開始越來越多。湯加麗經常獨自一個人躺在家里,睜眼到天明。

湯加麗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問。作為女人,她心里什麼都清楚。倔強的性格,讓她不愿去挽回。

也挽回不了。

很快,兩個人結束了13年的婚姻,友好結束。

生活與婚姻的打擊,讓故作堅強的湯加麗徹底崩潰,她再也維持不了體面,一次次撥打她認為的朋友——張旭龍的電話。

張旭龍從不接聽,也不見她。終于被惹急了,在電話里撂下一句:「誰讓妳不看清楚知情書?別再來煩我,我不是妳的朋友,妳就是一模特,不是為了賺錢誰有空理妳?」便掛斷了電話。

對著電話忙音,湯加麗傻了。

于理,她明白,天下熙熙,皆為利來,皆為利往。她不怪張旭龍。

于情,她知道自己出現在這個社會背景下,作為「吃螃蟹」的第一人,勢必有成為犧牲者的可能。

并不是脫下衣服就會變成藝術,時代背景、讀者的審視,都是這樣的重要。藝術與淫穢,原來就在這一紙之隔間。

她認了。

尾聲

湯加麗自32歲失婚以后,直到46,并沒有再嫁,一直單身。

也曾有記者采訪她,詢問對于拍攝《湯加麗人體寫真》,她是否后悔。

歲月的洗禮,已經使她湯加麗更加成熟,她只溫和的笑著說,年輕時,自己曾經無數次后悔,懷疑這個舉動是毀了自己人生的罪魁禍首。

但現在回顧一生,生命并沒有因此止步,生活也燦爛無比, 如今的她,擔任北京舞蹈學院的教師,與父母完成了和解,生活幸福。

時光倒流,如果再讓她選擇一次,她依舊會去拍,人的一生就應該精彩一次,只要不是錯的,那就應該敢想敢做。

可以說,湯加麗的成熟,也伴隨著我國人體藝術發展歷程的成熟。

國人長期以來對人體,尤其是對女人身體十分回避,導致人體藝術攝影長期處于半公開狀態。

關于藝術與[色.情]之間的界限,隨著近年來越來越多寫真集的出現,已成為人們見怪不怪的產物。帶著欣賞目光看待的人群也越發龐大。

人們開始意識到,以健康的心態,真誠的心靈來面對人體藝術,才能讓它得到發展。

畢竟,真正齷蹉的不是裸露的身體,而是見不得光的思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