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寡婦夜半渾身總是濕漉漉,道士把她拉進屋:快挖一口塘

01.老漁夫辛勤捕魚,遇洪水水中救人。

話說大明正德年間,在如山府地區有個漁村,名叫葫蘆村。因為這個村莊依山傍水,整個村莊就像一個大葫蘆,因此,村子的名稱就叫葫蘆村了。這個葫蘆村的前面,是一條百米寬的大河,河裡魚蝦翔遊,魚類眾多。因此,這條河是葫蘆村村民賴以生存的母親河。

在葫蘆村中,有一個漁夫,名叫李金。李金自小在葫蘆村長大,但是他父母雙亡,他雖然年到四十,卻依然娶不到老婆。李金索性就死了娶老婆的這條心,每天過著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日子,倒也逍遙自在。李金是個老漁夫,不但捕魚技術好,而且水性了得。他可以在水中潛遊一炷香的時間,因此在葫蘆村,他有「葫蘆村水怪」之美稱。靠著這項本事,他能捕捉到比別人更多的魚蝦,因此日子也是過得可以的。

大明十四年(1519),黃河決口,淹沒山東城武縣和單縣,就連如山府的葫蘆村,也受到了一定的牽連。這天,葫蘆村洪水氾濫,河裡到處漂浮著木板死豬的。在湍急的水流中,有一些人冒著危險去撿撈那些木板等東西。李金自然也加入了這個行列,他駕著漁船,熟練地在水中行駛,順便撈取一些有用的木板等漂流物。突然,他看到一個人趴在一截大木頭上,似乎還有動靜。于是,他就趕緊截住了木頭,把趴在木頭上的那個人給救了上來。

02.可憐女無家可歸,願嫁給漁夫為妻。

李金救上來的人,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年輕的女子。那女子被李金救了上來之後,就嚎啕大哭起來,她說她的家全部被沖毀了,整個村莊都被水淹沒了。現在的她已經無家可歸了。見那女子可憐,李金就先把這個小女子帶回家。那女子來到李金的家,見他的家到處是一片髒亂差的景象,就幫忙收拾整理。可別說,這個小女子懂得做家務,經過她的整理,李金的家一下子有了生機,也有了活力。看來,一個家有沒有女人,那絕對是天上和地下的區別。

那女子自稱閆秀豔,今年年方二八,尚未婚嫁。李金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是對年輕的女子,還是會心動的。閆秀豔本已經無家可歸,見李金老實本分,也想找個踏實的人家。這樣,你有心我有意,慢慢地,兩個人就有了異樣的感覺。後來,李金索性找到村裡的裡正 (宋朝時,裡正就是負責徵收賦稅以及推排法的落實和戶口排查登記等職務,漸漸地演變成了鄉役。太宗淳化五年對于裡正又做了進一步的規定,規定差鄉村第一等戶輪充。仁宗至和二年(1055)廢。到了神宗朝,開始推行保甲法,保正亦稱裡正。後朝雖有變化,但未離其宗,只是到了明朝改為裡長)幫忙說媒,于是,四十歲的李金就和16歲的閆秀豔成了親。

03.生小兒聰明伶俐,請道士取名表字。

李金和閆秀豔成親一年後,閆秀豔就有孕了。懷胎十月之後,閆秀豔產下一個男孩,那孩子長得白白胖胖,非常可愛。李金老來得子,自然欣喜如狂。為了能夠給自己的孩子取一個好的名字,他就請裡正的叔叔,一個在山裡道觀修煉的老道長來為自己的孩子取名表字。那老道長名叫李明,他本來就是一個落第秀才,而且擅長給孩子取一些具有仙風道骨的名字。他根據詩仙李白的一首詩《山中問答》,給孩子取名碧山,表字自閑: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這個具有仙風道骨的名字,自然讓李金夫婦滿意。隨著孩子慢慢長大,家裡的開銷就更大了,因此,李金每天就會更加賣力地去幹活,或者駕小船出去捕魚。而聰明伶俐的李碧山三歲就會吟誦唐詩,這讓李金欣喜如狂,他決定一定要培養自己的孩子成為一個讀書人。

04.老漁夫落水身亡,小女子成為寡婦。

可是,要培養自己的孩子讀書,做一個讀書人,是需要一定的經濟基礎的。為此,李金總是省吃儉用,每天早出晚歸,為的就是能夠讓自己的孩子能夠上得起私塾,能夠做一個堂堂正正的讀書人。這天,李金駕著小船出去捕魚,因為連日勞累,他在駕著小船經過一個水流湍急的暗礁時,小船觸礁了。按李金的本事,即使是落到水流湍急的水中,他也是能夠輕易脫身的。不過,因為自己連日疲憊,而且自己年歲也大,這次掉入水中之後,他就昏迷了過去,然後,就被水流沖走了。

等他浮上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三日之後的下游了。眼見自己的丈夫就這樣掉入水中被淹死,閆秀豔悲痛萬分。自己的孩子還這麼小,而且還是很喜歡讀書的一個孩子,正需要李金努力做事撫育孩子的時候,李金卻拋下年輕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就這樣離開了妻兒,這樣的苦難真的讓閆秀豔覺得上天太不公平了。

可是,人死不能複生,沒辦法,處理好丈夫的喪事之後,閆秀豔就只能靠著自己脆弱的身軀,去擔負起撫育李碧山的重任。村裡的裡正他們見閆秀豔可憐,也會時不時地來周濟一下這個窮寡婦。不過,這畢竟只是杯水車薪,要想讓李碧山能夠讀得起私塾,還是要靠閆秀豔自己的努力的。

05.小寡婦夜半夢遊,第二天缸中有魚。

不過,讓人感到奇怪的是,自從李金死後,小寡婦突然變得白天嗜睡起來了。這天,小寡婦閆秀豔和鄰居王阿婆說起一件怪事,就是她說自己每次都會夜半醒來,然後發現自己渾身濕漉漉的,而且自家的水缸邊也是濕漉漉的。那阿婆說,這是因為你思念李金心切,想起自己的老公掉進水裡淹死了,然後晚上會夢遊到水缸邊找水吧。

不過,閆秀豔沒有將更為奇怪的一件事告訴給王阿婆。那就是每天早上起來,她都會發現自己的水缸裡有許多魚蝦。這些魚蝦自己吃不完,閆秀豔就拿到鎮上去賣,賣得的銅錢,卻也能夠供得起家庭的衣食住行,而且還略有盈餘,可以供孩子讀私塾了。

有一天晚上,月色如洗,王阿婆突然聽到外面有鸚鵡和小狗的叫聲,她好奇地爬了起來,走到門口一看。這一看,可把她嚇壞了:只見那個小寡婦披頭散髮地跟著一個男子向河邊走去,那個男子的身影,有點像那個死去的李金,而閆秀豔表情木訥,她只是機械地跟著那個男子慢慢地走遠了。王阿婆不敢跟上去,就趕緊偷偷地關了門,然後一整夜都不敢睡覺了。

06.老道士半夜跟蹤,才發現漁夫顯靈。

第二天早上,太陽都老高了,王阿婆才看到閆秀豔起床。她提著一筐魚蝦,背著孩子,看樣子是去鎮上賣魚去了。王阿婆趕緊來到裡正的家,想跟裡正說說自己昨晚看到的事情。巧的是,這天裡正的叔叔,那個在山上道觀修道的李明道長也在裡正家裡。王阿婆說起自己昨晚看到的一幕,那裡正聽完,也嚇得目瞪口呆了。不過,那李明道長卻若有所思,他說道:「這事恐有蹊蹺,不可外傳,等下毀了小寡婦的清白,待我今晚跟蹤看看是怎麼回事。」

那李明道長晚上躲在王阿婆的家裡。夜半時分,他果然看到隔壁的小寡婦又披頭散髮地走出門來了。只見她來到門外不久,從一棵樹下就拐出了一個男子,那男子牽著小寡婦的手,他們倆慢慢地走到了河邊。李明道長和裡正他們偷偷地跟在後面,也來到了河邊。到了河邊之後,他們就看到那個男子跳了河去,不一會兒,他就撈起了許多魚蝦,然後,他把這些魚蝦放在了一個魚簍裡。接著,他就抱著小寡婦好一陣子,然後,就讓小寡婦背著魚蝦,他帶著小寡婦又回到了家門口。

這時候,道長跳了出來,他大喊一聲:「李金,你已經死了,為啥不去投胎轉世,偏偏還停留在你家附近,難道你希望把你的陰氣帶給你的妻兒嗎?」那個男子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幽幽地說道:「我這麼早就死了,可是我的孩子卻那麼小,我的妻子這麼可憐,我一身怨氣,怎肯去投胎轉世啊。」「可是你這樣做,會把你的陰氣帶給你妻兒的,時間久了,你的妻兒也將性命不保!」李明道長斷喝到。

07.小寡婦趕緊挖塘,讓親情穿越時空。

李金跪了下來:「請道長給我指明一條明路吧。」李明道長歎了一口氣:「李金,念你一片愛子之心,我讓閆秀豔明天趕緊挖一口小魚塘,你就每天把魚送到你家門後的這口魚塘裡吧。這樣你在陽間的妻兒就有魚蝦可賣,孩子也能讀書了。不過,待閆秀豔有了承擔起養家糊口和提供孩子讀書的能力時,你可要早早離去,畢竟陰陽相隔,人間不是你久留之地啊。」

李金謝過老道長,化作一縷清風,就不見了。這時候,閆秀豔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渾身濕漉漉地站在家門口,感到莫名其妙:「哎呀,這是怎麼回事呀?我剛才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李金帶我去捕魚。啊,我的身邊果然又有了一筐魚……」老道長對閆秀豔說了事情的經過,然後他對閆秀豔說:「你明天趕緊在你家後門挖一口小魚塘吧。」閆秀豔含淚點點頭,她朝著那條河流的方向跪了下來:「相公,我一定會好好撫育我們的孩子的,你就放心吧。」

第二天一大早,閆秀豔在王阿婆的幫助下,在自己後門處開挖了一口小魚塘。從此以後,靠著那穿越時空的親情,每天早上起來,閆秀豔都能在那口魚塘裡撈到一筐的魚蝦。而她靠著賣這一筐魚蝦,提供孩子讀書。而她和李金的孩子李碧山在15歲的時候,就考中了秀才。幾年後,中了舉人,後來成為了一名剛正不阿的縣官,終于成就了自己老爹的夢想。而閆秀豔終身未再嫁,在李碧山出仕後,她也盡享富貴,直到88歲才壽終正寢。

用戶評論